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话语 > 有哲理的话 >

私塾学堂引热议 读经学了道理能否赢得未来?

时间:2018-09-10 07:54 点击:
中新网新闻中心是中新网最重要的频道之一,24小时滚动报道国内、国际及社会新闻。每日编发新闻数以万计。

  深圳梧桐山下聚集十余私塾学堂引发热议,私塾教育与读经学生的生存之困令人关注

  本版10日报道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宋王群(发自深圳)

  每周一题

  ●私塾之惑

  近日,深圳梧桐山下聚集十余家私塾学堂的新闻(详见本版前天报道),引起坊间热议。将学习古文经书作为业余爱好无可厚非,但私塾学堂办学者们有意让私塾教育取代义务教育甚至高等教育,成为一种培养人才的新机制,这就引发了各方的疑虑:私塾学生没有正规文凭,将来如何找工作?私塾教育内容以读经为主,学生今后靠什么生存?私塾教育与义务教育相抵触,如被取缔岂非贻误学生?为解开这种种困惑,羊城晚报记者昨日零距离接触读经的孩子们及私塾办学者。

  在校优等生,偏爱读经典

  茂仔村是梧桐山下一个聚集了多家私塾学堂的村子,其中的梧桐学堂是梧桐山下最早出现的私塾学堂之一。在该学堂,羊城晚报记者昨天遇到了刚参加完高考的深圳中学学生小凌及其父母。据介绍,小凌从初一开始读经,至今已读完了《大学》和《中庸》,目前正在读《孟子》,每本书按老师要求至少读100遍,每天坚持读经1小时。小凌是深圳中学的优等生,在校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说起刚结束的高考,小凌自信满满地说:“考上大学不成问题,这次来是为布置下一步读经计划。”小凌的父亲对读经非常赞成,“小凌小学成绩很一般,初中读经后考上了深圳中学,这与接受读经教育有一定关系,因为古文经典让孩子学会了思考和做人的道理。”对此,小凌有不同意见:“我觉得当初能考上深圳中学主要是因为自己努力了,不能直接跟读经挂钩。但我也确实喜欢读经,上大学后还会坚持。”

  差生上私塾,想当思想家

  17岁的谢浩钰是鹿鸣学堂年龄最大的一名专业读经学生。家住广东潮州的谢浩钰原本是当地的一名初三学生。去年10月,谢浩钰的舅舅在征得其父母的同意后,断然为孩子退学将其送到了鹿鸣学堂,开始了专业读经教育。谢浩钰告诉记者,自己基础很差,在学校的时候根本不想读书。现在换了一个环境接受读经教育,反而对读经越来越感兴趣。“初中文凭都没有,你不担心学堂毕业后的生存问题吗?”面对记者的提问,谢浩钰习惯地引用了古文来回答:“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君子无不自得焉!”谢浩钰说,“君子忧道不忧贫,只要做好自己,成为一个有德的人,即使种地或扫厕所又何妨。孟子一生坎坷,但一本《孟子》足以证明孟子的伟大,其思想一直在鼓舞后人。”

  这名17岁少年的思想让记者有些吃惊,谢浩钰说自己的理想就是当一名思想家。昨日傍晚,记者联系上了谢浩钰远在潮州的父亲。其父向记者坦言,当初将孩子送往私塾学堂是有很大顾虑的,“儿子在学校读不进书,送去私塾也是迫于无奈。我们期望他通过学习古人的经典名著,学习做人的道理,具备文学修养。”对于儿子长大后的生存问题,谢浩钰的父亲表示一点也不担心,主要因为他家开了一个陶瓷厂,将来儿子继承他的产业即可。“不过,我和他母亲还是希望他能上大学,就怕到时社会不能接受他。”

  论未来生计,家长挺淡然

  来自河源的16岁男孩邱伟比谢浩钰早一个月进入私塾学堂,父母均在河源上班。邱伟说自己来学堂九个月了,只回了三次家。与谢浩钰不一样,邱伟对将来并没有什么想法,“读完几年经书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邱伟说,当初是他爸爸送他来读经的,而他母亲很反对,但由于邱伟在初中时是“问题学生”,不但成绩差,而且早恋、上网、打架等,父母没辙也只能尝试着送他来私塾。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邱伟的父亲也表现出一种无奈,“他在学校不愿意读书,家长要他读也没用,现在要靠他自己去解决自己的问题。”说起孩子未来的生计问题,邱伟的父亲显得挺淡然,“一纸文凭只是表面的,即使你海外留学回来,没有能力或者不好好干,有用吗?通过读经教育,孩子最起码有了思想、懂得做人,这也就够了。”

  力主“全托”读经

  颇为“出路”担心

  私塾学堂大多以联合家长自主办学的形式存在

  在梧桐山下坑背村的鹿鸣学堂,羊城晚报记者昨日在学堂创办者徐老师的带领下参观了解孩子们的读经生活。这是一栋7层楼高的农民房,一楼为食堂,二楼以上为孩子们的上课和住宿的地方。时值晚饭时间,孩子们纷纷下楼进餐。记者注意到,孩子们均称徐老师为“徐爸爸”,并按古人礼仪向记者鞠躬问好。在一间约50平方米的教室内,课桌上均摆放着《孟子》,教室的两个角落装有音响,一边播放古文朗诵,另一边则在播放英语。

  徐老师告诉记者,鹿鸣学堂是他和妻子孟丹梅创办于2004年的,目前拥有学生100多名,是当地最大的私塾学堂,“学生年龄都在3岁到17岁之间,学习和生活均由学堂负责,属全托性质。我们的学生基本分为两类,一类是在校学习成绩特别好的优等生;一类为在校不愿读书,成绩特别差的‘问题学生’。”

  业余读经并不是私塾学堂办学者们所希望的。在采访中,梧桐学堂创办人蔡孟曹向记者直言:“如果小凌放弃上大学专门读经,将来一定会有更大的成就。”对此,鹿鸣学堂校长孟丹梅同样认为,读经教育在于开发学生心智和脑力,让孩子更懂得思考,比现行教育体制更符合人性,更有益于培养人才,所以接下来他们将取消业余班,只接受专业读经学生。

  据了解,自从上海“孟母堂”事件以来,私塾教育就一度成为众人争议的焦点。一方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有关规定,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依法保证其按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因此,私塾教育一度被有关部门认定为违法行为。鹿鸣学堂校长孟丹梅坦言,她的学堂每年都会收到违法通知单,但她依然坚持办学。现在的私塾学堂都以联合家长自主办学的形式存在。

  虽说目前私塾学堂都是无证的,随时面临被取缔的境地,但不少人认为,在应试教育存在诸多问题的今天,私塾教育可谓一种大胆的尝试,有关部门应先从自身找原因,然后对私塾教育进行合理的规范和监管。在梧桐山采访私塾学堂时,记者邂逅了一名刚从加拿大归来的留学生刘晓欧,她称自己也是慕名前来参加“读经教育”的。她认为,学习中国古代经典文学非常有必要。再者,在体制教育为人诟病的今天,出现一种新的教育方式与之竞争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