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信 >

子弹短信究竟想做什么?

时间:2018-09-06 07:39 点击:
8 月 25 日,距离罗永浩在五棵松发布坚果 Pro 2S 的五天后,子弹短信的热度达到了顶峰。

子弹短信冲到了 App Store 免费榜第一。

8 月 25 日,距离罗永浩在五棵松发布坚果 Pro 2S 的五天后,子弹短信的热度达到了顶峰。

热度和流量带来的除了荣耀与光环,还有问题和质疑,这些问题有的宏观有的具体。而有些问题,只能让子弹短信自己来说明。

比如,子弹短信究竟想要做什么?

子弹短信究竟想做什么?

▲ 图片来自: 36 氪

子弹短信究竟想解决什么问题?

看多了子弹短信各种花哨的应用场景,大众对子弹短信依旧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这是另一个微信吗?还是老板在企业内部的沟通工具?亦或是陌生人社交软件?

或许是因为子弹短信还没有好好地介绍过自己,那我们不如从子弹短信的诞生开始说起。

第一个问题,子弹短信是在什么场景下诞生出来的产品?

子弹短信究竟想做什么?

▲ 办公沟通工具 Slack. 图片来自:The Verge

子弹短信开发团队快如科技联合创始人郝浠杰是这样说的:

以前在锤子科技做产品经理的时候,其实在工作中遇到过各种各样的痛点,我们用过钉钉,但钉钉在沟通这件事上还没有好到让我放弃微信去用它,所以后来又迁移回了微信,但微信对工作更是完全没有做任何优化,而且生活和工作混在一体感觉一团乱麻。所以我们就想,有没有一个产品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当时我们的想法就是做一个 Slack 这样专注于办公沟通的本地化产品,虽然最后产品的形态跟 Slack 不太一样吧。

诞生在工作沟通环境下的子弹短信,可以说从出生就带着强烈的办公属性,比如可以将对话加入待办事项,比如更加明显的收藏功能,以及他们的核心卖点 —— 语音转文字同时发送,无不想要尝试解决一些曾经在工作中遇到的痛点。

但是子弹短信想解决的核心痛点究竟是什么?

在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郝浠杰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

从目标人群上说吧,我们想解决那些日处理消息量非常大的人群的需求,这样才能体现出效率,比如企业的高管,他每天可能面对无数来自下属、同级、老板、供应商的消息。比如说销售口方面甚至还有微商。主要来说,还是解决一个沟通效率不高的问题。

子弹短信究竟想做什么?

而子弹短信的解决方案也出来了,就是现在这套发送短信时语音转文字的策略。但对于语音,其实大部分人在微信上都是非常厌恶。一方面是因为功能缺失,比如没有进度条,听错一次就得重头再来;另一方面是发送者将理解成本转嫁给了接收者。

而由此也衍生出一系列值得探讨的问题。比如在子弹短信中,修改语音识别错误的文字并不难,但上级通常更喜欢方便自己麻烦下级,所以上级还是按照惯例发语音而不去将识别错误的文字进行修改,这点子弹短信是怎么考虑的?

郝浠杰显然不太认同这个观点,并用他的算法给我算了一算:

其实这个道理特别简单,对比来看,一种是 60 秒的纯语音,另外一种是 60 秒的语音加文字,再加上 97% 的准确率,那么这两者的对比,哪个效率更高,其实是显而易见的。

在出发之前,我的同事 Panda 曾经让我带着这样一个问题,她对于「语音能够显著提升效率」这点产生了强烈质疑,认为文字是深思熟虑之后的表达,而语音则会充斥了大量停顿和杂讯的无用信息。

关于这点,郝浠杰是这样回应的:

对,语音可能并不是特别多思考之后的东西,所以我们之后会做一个类似「断点续传」的功能,如果你觉得没想好接下来的话怎么说,没关系,只要想好之后再继续说就可以了。

办公还是社交?对于子弹短信并不是一个死命题

在 5 月份锤子科技鸟巢发布会第一次公开演示子弹短信时,毫无疑问这是个演示场景是基于企业内部的一个沟通工具。罗永浩在革命性的 TNT 上所演示的内容,更多的是如何让一个企业老板快速和底下的团队沟通开会。

子弹短信究竟想做什么?

但在 8 月 20 日这场发布会,子弹短信的应用场景有了明显的变动,从大屏幕的 TNT 上跃迁到了手机,更多地展现了群功能和锤友之间的互动,更像是对抗微信的一个社交软件。

这两者之间不同,其实可以用企业微信和微信作为对比,在企业微信中,有待办事项、企业树状架构图、文件搜索这些办公功能。而在微信中更多的是朋友圈,摇一摇、漂流瓶、附近的人这样的社交功能。

这让子弹短信一种路线不明的感觉:办公还是社交?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