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格律诗 >

李昌集:古诗文朗诵要遵循的历史传统与规则要领

时间:2018-08-06 16:55 点击:
李昌集:古诗文朗诵要遵循的历史传统与规则要领 从朗诵技术层面上说,古诗文朗诵的基本规则有语音、节奏和语气三个要点。

[摘要]从朗诵技术层面上说,古诗文朗诵的基本规则有语音、节奏和语气三个要点。

普通话朗诵已成为我们学习、欣赏、回味、表演古诗文的一种普遍形式,也是培养和提高语言运用能力和审美能力的一种手段。本文对古诗文朗诵基本规则和要领作个概要说明,希望有助于广大师生及朗诵爱好者领会和把握。

李昌集:古诗文朗诵要遵循的历史传统与规则要领

古诗朗诵欣赏:

一、中国诗文朗诵的传统

朗诵,就是把文字作品转化为有声语言。把文字作品以常态言语方式准确地读出来,叫“朗读”;在常态言语方式的基础上强化和扩展语读的长短轻重节奏,追求表达作品的思想情感,叫“朗诵”。朗诵的基础在朗读,所以朗诵实际上也包含了朗读,古代通称为“诵”。

汉语“诵”有悠久的历史,距今三千年的甲骨文和金文中已出现了“诵”“歌”“咏”等字,说明商、周时代就有了不同的有声语言形态。从文献资料看,周代教育中即有“诵”的技能培养,《周礼·春官》:“(大司乐)以乐语教国子:兴、道、讽、诵、言、语。”大司乐,是周代负责“乐政”和“学政”的官员,其“乐语之教”中的“讽”“诵”,汉代经学家郑玄解释说:“倍文曰讽,以声节之曰诵。”“倍文”,即“背文”,就是念读或默读记忆中的诗文作品;“以声节之”,指有节奏、有感情的大声朗诵;“乐语”,指用于礼乐仪式上的语言作品,主要是“诗三百”。《论语·子路》:“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墨子·公孟篇》:“诵诗三百,弦诗三百,歌诗三百,舞诗三百。”由此可见,周代即有了诗文朗诵。

“诵”在周代作为一种语言技能,有两项功能,其一是读书的一种方法,用来记忆和掌握文化知识,《吕氏春秋·博志》说“孔丘、墨翟昼日讽诵习业”,所以“诵”是从儿童到成人的普遍读书手段;其二是一种特有的语言表达方式,《国语·周语》:“故天子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赋,矇诵。”《诗经·小雅·节南山》:“嘉父作诵,以究王讻。”可见周代宫廷仪式上有诗文朗诵,大夫可以用“诵”的方式发表政见。总之,从周代起朗诵就具有读书学习、仪式朗诵、郑重表达意见等多种功能,并逐步成为诗文欣赏和抒发情感的一种方式。

由于古代没有录音手段,当时朗诵的具体声音样态已无法得知了,但从古代文献中一些简略描述看,可知自先秦时代以来,书面文体的标准朗诵是用“雅言”——各地都能听懂的“通语”语音来进行的,大约相当于今天所称的普通话,《论语·述而》:“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同时,“以声节之”的朗诵具有一种声音美,《诗经·大雅·烝民》十分赞美周宣王重臣尹吉甫的“诵”:“吉甫作诵,穆如清风。”金王朋寿《类林杂说》记录了一个汉代的传说:“相如作《子虚赋》,后乡人杨得意为汉武帝省监,夜诵《子虚赋》,帝闻之叹美,曰:‘恨不得见此人。’”可见好文章朗诵起来有一种声音之美,更容易感人。古代文人,由于从小就要学习诵读,所以诗文朗诵是文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宋陆游《浮生》诗:“横陈粝饭侧,朗诵短檠前。”金李俊民《故王公辅之墓志铭》说王翼:“七岁常从师行,有诵杜牧之《华清宫》诗。”宋金以后直到明清,古诗文的通语诵读都是童蒙教育中的必修课,清代规定官员不得在本地任职,所以文人从小就要学习通语和官话(一定地区通行的方音文读),诗文诵读则是学习的主要途径,所有的诗文诵读通常是通语诵读或官话诵读。因此,古代即有“通语诵”,今天的普通话朗诵是古代通语诵传统的流衍和演变。语言,从来都是跟着时代走的,有声语言与文字语言的一个根本不同,在于任何时代的有声语言都是传达给当下人听的,因而任何时代的有声语言具有必然的当下性,唐人不可能用上古音来读《诗经》;清人不会用唐代语音来读唐诗,今天人们用普通话及官话方音朗诵古诗文是理所当然的。

至于有人认为古代诗文只有吟诵而没有朗诵,今天的普通话朗诵是20世纪初通过“新话剧”从外国人那儿学来的,是一个错误观点。“新话剧”是白话文运动中引进的西方话剧形式,在舞台上表演日常生活的情景,对话方式采用国语白话。国语,即现代普通话,相当于古代所称的“通语”,是经官方确定的各地通用语言。现代普通话的历史源头,可以追溯到金元以大都(今北京)语音为基准的“通语”,元代的一些文献中,即记录有不少与今天口语差不多的白话(如《元典章》中的“口谕”)。中国古代早就有对话形式的“科白戏”(如汉代的“参军戏”、唐时的“戏弄”等),但规模很小,现代中国“新话剧”的舞台形式是向西方学来的,不过要注意:新话剧中的“白话”形式仍然是中国本有的汉语而不是“西语”,把“话剧”的戏剧样式和语言形态混为一谈,认为新话剧中说话的语言形态也是向西方学来,是不对的。因此,今天的古诗文普通话朗诵较传统的“通语诵”语音上、音流节奏上都可能有所变化,但基本方式仍是本有的汉语,而不是从西语搬来的。否认古代有朗诵传统,将吟诵和朗诵对立起来,提出以“吟诵”取代朗诵,是对汉语演变史和朗诵传统的误解,古体诗文的普通话朗诵和吟诵,应该并能够相映得彰、相互补益。

下面,我们就谈一谈古体诗文朗诵的一些基本规则和要领。

二、古诗文朗诵基本规则的几个要点

从朗诵技术层面上说,古诗文朗诵的基本规则有语音、节奏和语气三个要点。

(一)古诗文朗诵中的古今音问题

古诗文普通话朗诵,以国家颁布的普通话语音为标准,首先要求字音准确,这是一个基本常识,不用多说。今天朗诵界关注的一个常见问题是:古代韵文体朗诵,如何处理古、今音的差异?因为古代律体诗词都有“格律”,在字音上有平、上、去、入四调,而普通话已没有入声字,用普通话朗诵有时会因古今音的不同而破坏了原诗声律的完美。这是一个自古以来长期存在的老问题,汉语自古就有文字语言和有声语言两大系统,有声语言又有通语和方言,彼此相互依存但又不完全对应,为了方便各地交流,六朝以后历代朝廷都要颁布全国通用标准读音的韵书,由于中国历史悠久,幅员广大,所以官方韵书也要兼顾古今音和方言,因而古人在韵文创作中也会碰到今音与古音、通语与方言不尽相同的问题,苏东坡就曾感慨:燕、赵之地,自古豪侠辈出,但较量起音律来,就比不上南方人了,因为宋代官方颁布的《广韵》《集韵》《礼部韵略》中保留和采用的母本《切韵》中一些“江左之音”,南方一带方言中还存在,北方人就不太熟悉了。到了明代,诗韵一遵传统,曲体则主张遵守元人周德清总结撰写的《中原音韵》,而一些南方人对“中州韵”不太熟悉,所作的曲子便受到一些曲家的严厉批评。

李昌集:古诗文朗诵要遵循的历史传统与规则要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