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爱情诗歌 >

海涅:莱茵河畔的爱情历险

时间:2018-08-06 16:41 点击:
海涅:莱茵河畔的爱情历险 海涅为海而疯狂,为溪流而雀跃,对河流似乎缺乏兴趣。可事实上,从他在莱茵河边出生的那一刻,他的人生与他的情感就与德国的河流汇聚

[摘要]海涅为海而疯狂,为溪流而雀跃,对河流似乎缺乏兴趣。可事实上,从他在莱茵河边出生的那一刻,他的人生与他的情感就与德国的河流汇聚在了一起。

海涅:莱茵河畔的爱情历险

莱茵河一景。资料图片

“乘着这歌声的翅膀,

亲爱的请随我前往,

去到那恒河的边上,

世界最美丽的地方。”

这首充满东方情调的诗歌《乘着歌声的翅膀》,在经过门德尔松谱曲后,成为了千古绝唱。灵动的水,自然的诗情画意,酝酿成了著名诗人、散文家海涅笔下不朽的诗篇。

海涅诗中的水处处可见,这些诗行中的浪花带着各国读者倾听德国历史的回旋和奔腾,也让人们品味着人性的热情、自由和无拘无束。在他的诗中,不论是暮霭沉沉、瞬息万变的北海,抑或是情意绵绵的山间清涧,还是深沉浪漫的莱茵河,都蕴含着诗人心中浓浓的文化深意。

1

北海之滨的爱情叹息

1797年,在普鲁士的弗里德里希·威廉二世的准许下,北海的海滨浴场诺德奈(Norderney)成为了德国第一个北海度假胜地。这片位于大西洋边缘、欧洲大陆西北的海洋,同样深深吸引着海涅。他曾连续三年造访北海浴场,甚至将自己称为“北海的御用诗人”。出版于1827年的处女座《诗歌集》为海涅赢得了世界性的声誉,其中就包括脍炙人口的《北海集》组诗。一方面,诗人的心灵为北海磅礴的气势所震慑,另一方面,他也借助诗歌倾吐胸中燃烧的爱意。

“夜色越来越昏暗,海风越来越狂暴,

我的心也越来越狂暴,

我要用强壮的手,

从挪威森林里,

拔出最高的枞树,

把它浸在埃得纳火山

熊熊的火口里,

然后,用这蘸满烈火的斗笔在黑暗的夜幕写着:

阿格涅斯,我爱你!”

——《告白》

海涅:莱茵河畔的爱情历险

海涅。资料图片

夜幕降临时,诗人坐在海边,眼前翻腾着的白浪滚过海水,碾过细沙,一路翻腾到了诗人的心里,那里满是爱人的气息,连眼前的波涛也在低吼着她的名字,思念奔腾而来,如潮水涌进诗人的血液里。他对爱人的思念,如热火点燃了夜里的海,疯狂而执着,向着无穷无尽的海岸线蔓延。

如今,诺德奈浅滩上海水与细沙织出来的光影,不知还是不是旧时海涅眼中的海岸线。今日的北海浅滩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世界自然遗产”,入选的理由是其拥有“非比寻常的、有普遍意义及独特的美”。

去往诺德奈的游船在海风吹拂中前行,穿过海鸥与飞鸟,停在了岸边。

海涅:莱茵河畔的爱情历险

北海浅滩。图片来自Pixabay

白色细沙带着海水的咸味,海滩上是一排排彩色的沙滩椅,表情闲适的人们用砂砾摩擦着脚跟,悠然自得的情侣们躺着享受日光浴。在这里,笃信海水疗法的人们还可以去德国最大的海水疗养馆,在浴场中流连忘返。诺德奈的另一边是大片的自然保护区,人们可以顺着骑行道穿过砂砾、苔藓与草原,偶尔经过的小鹿并不介意游人的打扰。

在北海浅滩,宽达30公里的海底地带一天之内会有两次露出水面。浅滩里候鸟休憩,上万种动植物及微生物在此栖居。北海还有很多独特的物种,这个生物圈据说是世界同类的生态系统中最大的一个。

尽管在北海浅滩上远足会与很多可爱的昆虫和动物相遇,但游客们也得留心危险。清晨,向导们便会带领着游客们出发。在三个小时的路程中,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休息和玩耍,因为一旦潮汐来袭,本来可走的泥地便会被淹没在水里。

潮汐是自然的闹钟,告诉人们何时允许前行,何时则当停止。细细的海藻曾如梳理过的发丝一样躺在泥滩里,转眼间,原本踏水漫步的水鸟突然要乘风飞行。

安静的海如沉睡的婴儿,有种原初力量的美丽,使人忘记它曾怒放,曾咆哮。夜里的海边,游客稀少,星垂海原,水音宏阔。在海涅的眼里,星星是海的伙伴,亘古不变地陪着它潮起潮落,一如诗人笔下永恒而坚定的、遥望千年的爱。

“星星们动也不动,

高高地悬在天空,

千万年彼此相望,

怀着爱情的苦痛。

它们说着一种语言,

这样丰富,这样美丽;

却没有一个语言学者

能了解这种言语。”

——《星星们动也不动》

海涅的青年时代曾多次遭遇爱情的挫败。在诗人的心中,大海对人有种世事无碍的关怀,仿若不必言语自可明白人心中的痛处。海鸥逐帆,白云苍狗,星野与沙滩,自然的一切都有着天真而又老成的灵魂。

2

哈尔茨山的神女之梦

1824年,海涅从哥廷根出发,徒步漫游了哈尔茨山及其周边地区,当地壮丽的自然风光和山区矿工的淳朴性情,被收录在其散文代表作《哈尔茨山游记》当中。在这部作品里,海涅曾多次描写山间的溪流,在他的眼里,溪流是自由和无拘无束的,宛如世外桃源般的梦。但溪流不仅仅只有这样的性格,它又是开朗活泼的,不故弄玄虚也不矫揉造作,它直爽而真实。溪流顺山势而下,固执而又机灵地变化着方向。

海涅:莱茵河畔的爱情历险

布洛肯山的溪流。图片来自Pixabay

坐上古老的窄轨列车前往哈尔茨山制高点——布洛肯山,沿途有着茂密的松林,潺潺的溪流和高低起伏的山原。哈尔茨山区曾是德国最重要的金属产地,为了蓄水,人们修建了许多小水库以及地下水道。不论是人造亦或自然,水流穿行之处植被丰密,昆虫、鱼类和水鸟们都找到了它们的栖居地。

雨季时,溪水流得更急些,水中的石块上长满青苔,绿莹莹的像天鹅绒布包裹着。落叶随溪流漂去下游,剩下的枯叶散落在石隙里,缀满石桥与枝桠之间。阳光透过树林照在溪水上,晶莹剔透的光似是在应和着叮咚的声响。

“我们越往下走,地下的流水响得也越可爱,它只是随处在石块和林薮下闪烁出来,好像暗自探听,能不能走向光明;最后有一个小小的波涟决绝地奔涌出来了。这里显示出通常的现象:一个勇者作个开端,大队的迟疑者便忽然不胜惊奇地有了胆量,赶忙去和那为首者结合,一群其他的泉水如今都迅速地从它们的隐匿处涌出,和最初涌出来的汇合,它们立即组成一条很可观的小溪,经过无数的瀑布与奇异的弯曲流下山谷。”在海涅看来,哈尔茨山的溪流充满着冒险精神和生命张扬的力量。

在《哈茨山游记》中,海涅还曾将溪流塑造成三个不一样的女性形象。其中海涅对仙女伊尔塞情有独钟:“现在我是帕里斯,三个女神在我面前,我把苹果给与美丽的伊尔塞。”海涅对溪水的描述里,流露出绵绵的情意。

“我是伊尔塞公主,

住在伊尔塞石岸;

跟我到我的宫里吧,

我们要幸福地生活。

我要濡洗你的头

用我明朗的波纹,

你要忘记你的痛苦,

你这忧劳成病的人!”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