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爱情文章 >

叶兆言:大学生活很简单,做好学问和爱情两件事就好了

时间:2018-08-06 11:19 点击:
现实根本不是那样想当然,好比作文课上老师对学生说,只要把你们的心里话写出来就行了,怎么想就怎么写,不知道孩子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心里话,不知道孩子们根本

【编者按】
       前不久,华东师范大学举办了第三届思勉人文思想节。本届主题为:“思想改变世界,人文塑造心灵”。本文为著名作家叶兆言在论坛上的演讲稿,他认真地做了准备,“想说些掏心窝的话”,之后又咬着牙、忍着肩肘严重疼痛整理出来。澎湃新闻经作家本人授权发布,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同学们好,各位老师和领导,你们好。每次到大学来参加讲座,都有些忐忑不安,既高兴,又害怕。高兴是喜欢这里的气氛,我觉得大学环境非常适合我这样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大学是个相对好一点的避风港。有人形容今天这个社会,说眼下的现状就是,无论你什么人,无论你当官的还是老百姓,有钱或者没钱,混得好混得不好,都会感到非常失望,感到非常不满意。这是个普遍情绪,也可以看作是当下的最大失败,一个社会,说起来还是盛世,到处欣欣向荣,为什么会有这样让人忧心忡忡的现实,我说不清楚。
       然而学校毕竟是个相对好的地方,我知道这里也会有很多问题,学术场所正在变成官场,做学问越来越不像话,凡事都有相对,天下乌鸦一般黑,相对起来,学校还是要好得多。为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这里有着太多学子,有着太多想获得知识的年轻人,人们在这里期许着未来。不管怎么说,年轻总是好的,年轻起码意味着你们还没有完全学坏。我喜欢学校里的青春气息,喜欢那种简单的读书求学氛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如果不是用功利的眼光来看待这句俗语,我觉得它绝对是对的,天底下还有什么比读书更快乐更省心的事呢?
       为什么又有些害怕呢?这是因为学校除了让人想到求学,想到读书,也让我想到考试。我是个对考试深恶痛绝的人,一想到在学校里还要考试,就忍不住要产生一种逃学冲动。说起来,我也是考试制度的得益者,我知道,虽然我是那么讨厌它,可是没有高考,也就没有今天。我常常会对别人说,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有幸考取大学,考上大学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如果你们也有过像我一样的经历,中学毕业以后,当了工人,没有大学可以考,成天和机器打交道,然后突然有一天,高考恢复了,终于获得了学习机会,你们就会明白上大学对我来说,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
       必须强调一点,我并不是说当工人就怎么不好,就怎么委屈,想说的只是我非常地想读书,喜欢读书,而进入大学,意味着你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还是赶快回到害怕考试上,考试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因为考试,你获得了进大学的机会,同样是因为考试,又让你感到在大学里很不自在。我不知道今天大学的考试是怎么回事,反正我读大学的时候,对付考试就像对付天敌一样。
       在大学里没有什么比无聊考试更糟糕的,越是糟糕的老师,越是糟糕的课程,就越会把考试当回事。拿着鸡毛当令箭,前些时候,有人在政协会上提出要取消研究生入学考试中的政治测试,很多人表示赞同,有人很认真地问我赞同不赞同,我说我不赞同。问的人很吃惊,他想不明白一个一贯讲自由的作家,一个不喜欢考试的人,竟然赞成考研要考政治。他很气愤,说现在最激进的观点,是连外语都不应该考,你却还赞成要考政治?
       他不知道我说的是气话,按照我的想法,最好什么都不要考。因为今天的考研,不只是政治,不只是外语,包括那些所谓专业课,胡扯的地方实在太多,它们之间的关系,也就是五十步和一百步。庆父不死鲁难未已,考试一旦成为目的,手段也顺理成章地演变成结果。好吧,这个话题今天不说了,我在澎湃上有专栏文章,有一篇两千字的文章专谈研究生应该怎么去考,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上网搜一下,今天在这就不说了,离题太远。
       
把爱情做好的道理跟做学问一样
       很多年以前,在苏州大学跟同学们聊天,说大学生活其实很简单,年轻的学生们只要做好两件事就行了,第一个是把学问做好,第二个是把爱情做好。说老实话,你们在大学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可以干,能把这两件事做好已经很不错了。我说的学问和爱情都不是大不了的事——当然,也可能我和别人的说法不太一样——我说的学问是你们要学会问。学问学问,不是说你们吞下了多少本书,肚子里有多少墨水,拿到了什么样的学位,而是你们要学会问。学问学问,就是学会问,学会了问终生受用,学不好这个问一辈子害人害己。
       把爱情做好的道理跟做学问一样,青春是美好的,在美好的岁月里,你们更应该把爱情这道大餐做好。当然,这个也不用我来教你们,现在的孩子有很多从初中开始就已经很有经验,如果要说起泡妞、把妹、调戏帅哥,坐在下面的诸位恐怕有很多早就是高手。我作为一个过气的上岁数的人,想跟你们说的,是你们不仅要琢磨如何获得爱,如何猎取爱情,更重要的是学会付出爱。爱不仅仅是得到,更重要的是能付出。你们都属于独生子女一代,这一代人,不缺乏爱,很轻易地已经得到太多爱,你们早就习惯了别人给你们爱。现在,到了大学,你们应该习惯要给别人一些爱。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说你们在学校要学会爱,要学会去爱别人,爱所有的人,兼爱同学,兼爱老师。爱情不仅仅是让别人爱你,不是说有个男孩追你,有个女孩为你睡不着觉,更重要的还是你们得有爱别人的心。我希望你们爱情圆满,找到心仪的爱人,希望你们的心灵被爱所填满。当然,我更希望你们不仅仅是得到,更希望你们能够付出。
       人生总是有很多不同的境界,境界不同,生活态度也就不同。我想这个世界上,关于学问,永远都会有两种人,一种人喜欢问别人,一种人喜欢问自己。前一种态度的人生是快乐的、简单的,因为他总是在向别人追问,总是和别人过不去,他总是轻而易举地把别人给问糊涂了。追问别人常常会有一种自以为是的深刻:“人生难道应该是这样吗?”“我们吃饭仅仅是为了活着吗?”有一位叫阿多诺的高人曾经这样宣布:“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他的中国追随者也喜欢这样追问:“社会上有这么丑恶的现象,作为一个作家,你还在心平气和地写作,难道就不觉得羞耻吗?”牛人都喜欢用这样的反问句责难别人,就像老师居高临下地考学生一样,动不动扯出个题目,结果便活生生地把别人问傻了,考蒙了。
       以己之长克敌所短,这是典型的中国人智慧。美国总统罗斯福不会跟巴顿将军谈《乱世佳人》,当然人家巴顿将军也不屑谈这个,他只要把仗打好就行,他只精通打仗这门学问,得不得奥斯卡奖跟他没关系。中国当代也有个能打仗的将军,叫许世友,“文化大革命”中,他是我所在的江苏省最高领导人。这是一位标准的武夫,让他管理一个省真是天知道。在“文革”中,让许世友最为难的恐怕还不是如何管理一个省,而是要他硬着头皮去读《红楼梦》。《红楼梦》在“文革”中变成了一本神书,毛主席他老人家有个批示,让许世友要读懂《红楼梦》。为什么呢?因为毛认为贾宝玉是一个革命者,认为《红楼梦》是一本阶级斗争的教科书。结果怎么样?结果就是许世友一边喝茅台,一边在枕头边搁一本《红楼梦》,还没读就睡着了。
       有一种深刻叫假装深刻,我总是提醒自己,永远都不要去做那种假装深刻的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觉得自己永远都是个学生,始终都要保持着一种谦虚的学生心态。事实上,我的人生总是在害怕自己会出错,总是在被考试,有能耐的人考别人,没能耐的被别人考。我显然是个没有太多信心的人,高大上与我没任何关系,我不习惯用问题去为难别人,更愿意做的事情是为难自己。常常要追问自己,会信心不足,会想到在这样的一个场合,面对那些想从你这里得到教诲的学子,我这么信口开河对吗,别人能不能理解,结果就是自己把自己问傻了,自己把自己给带到了坑里,深陷在问题的沼泽地里出不来。
       
思想能够改变世界
       “思想改变世界”是这次论坛的主题,是你们学校进行系列活动的一个口号,我却把它当作了一个考试题目。自从答应这个讲座以后,我一直在思考思想能否改变世界,说老实话,这个问题真把人给带到了陷阱里,很有些自作自受的意思。题目也是我自选的,你们的杨扬老师让我过来随便说什么,谈谈小说也行,谈谈写作甘苦也行。杨扬老师很厚道,不考我,可是我很傻很天真,心里就想,怎么能随便呢,必须得有个题目。后来又有主办者跟我联系,谈到了“思想改变世界”这个标题,于是我就随口回答,好吧,我们就谈谈这个思想能够改变世界。
       这个就是做人不够慎重的报应,当时也就是随口一说,真定下来,才发现这个题目还真说不清楚。首先这题目太正面,太励志,太心灵鸡汤,也用不着我来回答,更不需要我来解释。思想能改变世界吗?当然能,根本用不着多说。打个最不恰当的比方,思想如果不能改变世界,那么今天这个世界称王称霸的就不是人类,应该是狮子和老虎。为什么呢?因为人类之所以厉害,就是会思想,单凭打架斗狠,人类根本不是那些野兽的对手。
       因此只能换个角度谈,说些与别人可能不一样的话。我想起小时候看露天电影,草地上扯一块大白布,天黑了,来了很多人,都盯着那块白布张望。我是个有点好奇心的孩子,常常会跑到银幕的反面去研究倒影。现实生活中也是这样,遇到一个问题有些棘手,有些门槛过不去了,我便绕些道走点弯路,换个角度重新思考。
       我想到了王小波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与驴子有关。“文化大革命”中,大批知识青年都到农村去了,当时是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大家高高兴兴地都去了,毫不犹豫。今天再谈到这个话题,总是说可惜了,一代年轻人的青春都浪费了,可是在当年,大家都觉得这样很好,这个想法很对。很多文化人都觉得这个创意很伟大,是一个了不得的创新,让有知识的年轻人到农村去,用知识改变农村的落后面貌,怎么说都很正确。我的岁数不够大,如果年龄赶上了,我肯定也会下乡,因为我父母绝不会反对,他们绝对认为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王小波他们也是这么想的,一腔热血下乡去,吃苦耐劳,无怨无悔地干最重最脏的活。他们到了一个山区,去之前,很多苦活都是驴子干的,譬如驮东西上山,譬如犁地。年轻人不怕吃苦,本该是驴子干的活都承包了,结果当地农民就把驴给杀了,吃了,因为驴子似乎也没什么用了。这听上去很合乎情理,王小波他们任劳任怨,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可是有一天终于发现不对了,出大事了,他们是来改变这个落后的世界,临了却发现自己被改变了,被落后的世界改造了,他们变成了驴子。

叶兆言:大学生活很简单,做好学问和爱情两件事就好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