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语录大全 > 思念的句子 >

总有一句诗,让我们泪流满面

时间:2018-08-04 03:41 点击:
总有一句诗 让我们泪流满面 黄昱宁 大学时听歌,被一句词击中,怔了半日:你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滴一

总有一句诗,让我们泪流满面

总有一句

我们泪流满面

黄昱宁

大学时听歌,被一句词击中,怔了半日:你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滴一滴流成热泪。当时心里倏然浮出《红楼梦》里宝钗劝宝玉冬日勿饮冷酒的词儿:“那酒是冷的,却要用五脏六腑去暖它。”进而,思绪越发乱了———“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细看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思念是一种很悬的东西,如影随形”……有关的,无关的,切近的,辽远的,都涌上来。

拿到《风言风语———青春者〈诗经〉笔记》的时候,随手翻到《阳光下思念如同杂草》那一篇,居然也说到这句歌词。到了本书作者———据说在互联网上赫赫有名的青铮笔下,这句话与《诗经·国风·齐风》里的“无田甫田,维莠骄骄。无思远人,劳心忉忉”交缠起来,打了个轻巧的蝴蝶结。因为她从诗里看到,“思念像明亮的太阳下长满杂草的田野……如果没有阳光,那冰冷的水又如何化作热泪呢?”

不由微笑,原来这个青铮,喜欢和我做一样的事:在时空的坐标轴上,把那些看起来并不相干的事勾连起来,比如一阕词,一首歌,一种情绪,一幅画面。厚厚两百多页的《风言风语》,便是这样一组连线的交集———每一根悠长的线,都穿过了两千五百年。

是的,两千五百年。在青铮看来,这些“似乎佶屈聱牙、晦涩难懂”的诗句原本就是“两千五百年前的流行音乐”。“那些无名的作者,都曾经像我们一样活过、爱过……当我写关于《诗经》的文字的时候,我多么希望,我能够将之复原为一曲曲让人为之驻足、动容、回忆、微笑、落泪、喟叹的歌,那千年之前的流行音乐……”在序文里看到这段独白时,我想,是了,诗,或者说所有美好的文字,正该是这样读的。

何况作者确实有一枝饱蘸了灵气的笔,任是怎样的天马行空,落到纸上,总是从容。像那篇写《出其东门》的,由“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想到某位爱上独眼歌女的公子说过“自从遇到她之后,我看世上的女人都像多了一只眼睛”,进而又以流行歌词“这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那一种”作结。如此将联想简洁而有力地推进,文字热闹,却也干净。

整本书因此有了灵魂,有了极鲜明的脉络和企图:《诗》三百,坚决只选那些最熨贴凡人心事的作品,绝大部分出自十五国风(我想,这应该也可以解释书名“风言风语”的由来吧);为原诗作注,以及笔记中对片段的翻译,断然去掉冗余枝蔓,只做浅显明了的点睛之笔,绝对不以破坏诗句的流畅感为代价;与诗句、笔记相映成趣的,是上百幅时髦诙谐的漫画(据我所知,其中有相当部分出自作者本人手笔),时不时地要把那个在诗行间神游的你,从遥远的过去,拽回来。

如是,你对“佶屈聱牙、晦涩难懂”的戒备心该是会一点点瓦解吧;你对那些曾经发生过的、而今还在不断循环上演的悲欢离合,该是会一点点亲近吧。《诗经》里的句子,在怎样的时代,都是可以朗声诵读的,都是可以击节而歌的,都是可以悠然入画的———那歌,那画,就在你转过城市的某个拐角,目光撞上某个熟悉的身影时,悄然浮现。这便是诗的妙处了:一百个人,会有一百个被打动的瞬间;总有一句诗,至少一句,让我们泪流满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