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诗歌 >

诗歌浸润的人文之乡

时间:2018-07-11 23:42 点击:
“你那黑色缎子坎肩哟,是我在黑夜里给你缝好的哟,如果早知道你要抛弃我,可惜我那辛苦的十个手指,哎哟我的你哟,为什么要离开我……”著名的蒙古族歌曲《黑缎

8月8日,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庆祝大会上,千人齐奏马头琴的压轴节目震撼全场。

  8月8日,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庆祝大会上,千人齐奏马头琴的压轴节目震撼全场。

  队伍里最年长的表演者60多岁,最小的仅10岁,他们都来自中国马头琴文化传承基地内蒙古乌审旗。

  千人马头琴,只是乌审几千年文化奔流的惊鸿一瞥。

  鄂尔多斯部,作为蒙元时期的宫廷部落,至今最完整地传承着蒙古民族民俗文化。其祭祀文化、服饰文化、饮食文化、居住文化、礼仪文化、婚丧嫁娶、歌舞等,在整个蒙古族文化体系中享有极高地位。

  乌审又是鄂尔多斯文化圈中的核心区。蒙古族三大经典历史文献之一《蒙古源流》的作者萨冈彻辰,是乌审人,蒙古族文学巨匠贺希格巴图也是乌审人。

  有人说,鄂尔多斯是“歌海舞乡”,乌审是“歌海中的歌海,舞乡中的舞乡”。 这里的牧民自豪地说:“会走路,就会跳舞。会说话,就会唱歌。”

  鄂尔多斯现存的1300多首短调民歌中,出自乌审的就有900多首。

  “你那黑色缎子坎肩哟,是我在黑夜里给你缝好的哟,如果早知道你要抛弃我,可惜我那辛苦的十个手指,哎哟我的你哟,为什么要离开我……”著名的蒙古族歌曲《黑缎子坎肩》讲述的传说,就发生在乌审。

  有人说,音乐是乌审人的生活,诗歌流淌在乌审人的血脉中。

  青灯下,萨冈彻辰完成了传世名著《蒙古源流》;牧野中,乡土诗人贺希格巴图挥笔写就《可贵的独贵龙》。作为蒙古族民间诗歌(口头诗)之乡,至今,乌审旗蒙古族民间一直保留着牧民写诗的传统习惯。

  近10年来,“文化独贵龙”更是将文化种子写进乌审人的基因。

  在茫茫草原上,天际线画了一个巨大的圆,放牧的人就像站在宇宙的中心。于是,蒙古族人便有了尚圆的传统。

  圆,蒙古语发音为“独贵”,加上一个复数“龙”,是很多圆、很多圈子的意思。

  新中国成立以前,乌审穷苦牧民在讨论斗争问题时,往往围坐成一个圆圈。既表示平等,又可以掩护领导人。联合具状上诉时,以圆圈形联合签署。由此,逐渐形成“独贵龙”运动。在19世纪中后期到20世纪初的鄂尔多斯草原上,迅速掀起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燎原之势。乌审也成为内蒙古最早的革命根据地和解放区之一。

  乌审的底蕴滋养了一大批农牧民文化户。他们有农民诗人、牧民文艺之家、根雕爱好者;有动植物标本制作、民族服装制作、民族乐器制作;还有藏书户、自建的图书馆、自办的妇女学校等,民间文化活动非常活跃。

  因势利导,2006年起,乌审旗政府出台措施培养“文化独贵龙”。目前,143个形式各样的文化独贵龙,6566户文化户活跃在乌审草原深处。

  在乌审,非物质文化遗产并未孤傲地陈列于博物馆,而是真正鲜活在民间生活里。

  行走在乌审,传统蒙古包已不常见,牧户们大多住进了砖瓦房,屋内陈设与城市人家无异,有一样却独有。只要是蒙古族人家,门前都用土或砖筑成一个祭台,两头分别竖着两根旗杆,顶上是一个“山”形的三叉戟,戟尖的下面是瀑布般的白马鬃毛或黑马鬃毛。两根杆之间,用两根或者三根绳索相连,上面挂着蓝、绿、白等颜色的小旗。这就是蒙古族人的“精神之旗”——苏力德。

  在对苏力德的祭祀中,以察罕苏力德祭最为盛大。这是成吉思汗查干苏鲁克大典之外,蒙古族又一祭祀盛典,在乌审旗保留和传承得最为完整。

  察罕苏力德是成吉思汗于1206年建立蒙古帝国时制定的国徽旗帜。乌审旗的察哈尔人自1635年至今,供奉察罕苏力德382年之久。

  2015年,乌审旗察罕苏力德祭祀被列入国家非遗名录。

  在乌审,想找1000名会演奏马头琴的人并不难。从2009年起,当地政府就着手在民间普及马头琴演奏。

  为鼓励百姓学习马头琴演奏,当时政府连着办了十几期培训班。不仅给每天来学习的人发60元补助,还赠送一把马头琴。

  最终,培训班发出7100余把马头琴,学员来自各行各业:学生、机关事业单位的干部、牧民等。现在乌审旗登记在册的马头琴文化户有63个。

  2010年,乌审组建了中国·乌审马头琴交响乐团。

  乐团成立以来,多次参加国内外和自治区大型演出活动。2010年12月,参加第十三届香港世界“金紫荆花奖”文艺大赛,荣获大赛“最高奖”、“最佳创新奖”、“金奖”等七项大奖。2012年4月,赴蒙古国参加第三届国际马头琴艺术节,荣获“最高奖”和“杰出贡献奖”。

  一边是“大乐团”在国际拿大奖;另一边,一些民间小乐团也不断自费走出国门参加比赛。

  “黄陶勒盖嘎查有一户牧民,对文艺非常有热情,宁可雇人挤牛奶也要去国外参加马头琴比赛。”乌审旗旅游局局长张军说。

  目前,乌审旗共有收藏型、科技型、文艺型等各类文化户6566户,等级以上文化户521户,市级示范文化户163户,成为乌审旗文化一道特有的风景线。

  同样执着的,还有乌审人对书籍的热爱。

  乌审有座“书敖包”,栉风沐雨数载。3000多块敖包石,每一块石头都刻写着一部书籍之名,“书敖包”由此得名。

  “敖包”,意为堆子,是人工堆成的道路和边界的标志,后来演变成祭祀神灵和祈求平安的象征。对蒙古族来说,敖包是神殿,是祭坛,是祖祠,是神圣的载体。

  书敖包由一对蒙古族兄弟修建。49岁的哈斯毕力格和54岁的哥哥阿拉腾毕力格从小爱读书,可家里穷困,一个留家放牧,一个上了大学,但两人的藏书有小山那么高。为表达对文化的崇敬,兄弟俩修建了书敖包,并把藏书的书名刻在了敖包石上。

  在书敖包几百米远的地方,兄弟俩又建了一座图书馆,存放了3000多册蒙古文图书。

  每年农历四月十三,各界人士自发而来,几百人相聚书敖包,虔诚聆听敖包的“歌唱”。著名诗人席慕蓉也曾慕名前往拜谒。

  除了书敖包,乌审旗境内还有170多座敖包,涵盖了许多形制。因乌审旗注重保护、抢救敖包文化,2006年,被确定为“中国·蒙古族敖包文化之乡”。

  乌审文化由“自发性的热爱”,逐渐走向产业化发展。

  7月27日,在阿腾莎民族金银器具加工厂,伊特格勒赛汗正用喷灯软化一块银片,以便弯制成合适的形状。

  他正在赶制的这把银壶系纯手工打造,经掐丝、雕刻、焊接、抛光、洗刷等十几道工序,大约15到20天完成。

  “我都是跟着师傅学,学了3年,现在仍然是学徒。” 伊特格勒赛汗说。

  在乌审,没有人不知道“银匠”阿腾都西。童年的一次医疗事故,令他双腿残疾,从此只能坐在轮椅上。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