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心理 >

中美贸易战的经济分析

时间:2018-07-05 10:36 点击:
中美贸易,加征关税对进出口国均会产生不利的影响;贸易顺差、贸易逆差、贸易平衡之类的概念存在不当认识

  【财新网】(专栏作家 冯兴元)“贸易”是基于和平的交换,“战”则是涉及暴力的冲突。正因为如此,“贸易战”一词属于一种不可能的组合,是一个矛盾体,是“圆的方”,“方的圆”。所谓的“贸易战”,其实是指涉“反贸易战”。不过,既然大家用惯了,就约定俗成,暂且继续用“贸易战”这一表述吧。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北京时间2018年3月9日签署钢铁和铝关税公告,对进口钢铁征收25%的关税,对进口铝产品征收10%的关税。他又在2018年6月15日宣布对来自中国的500亿美元进口产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包括“中国制造2025”中包含的、“对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有利却将损害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经济增长的新兴高科技产品”。而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则于16日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以此做出报复和反制。6月18日,特朗普又宣布,将另外针对价值2000亿的中国商品加征10%的额外关税;如果中国政府再反击,美国会再另外追加2000亿美元的额外关税。

  从本质上看,这些加征关税的做法,都是“反贸易”的。倒是中美贸易谈判较劲过程中单方面宣布一系列产品大幅度降低关税,甚至宣布开放国内金融市场和其他一些市场,倒是“挺贸易”的。

  中国自2001年加入WTO以来,经济格局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目前经济规模位居世界第二。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是巨国,都有“巨国效应”,都有巨大的市场,两国本来应该好好利用之。在中国国内企业家当中,也不乏对中美贸易战扩大化的担忧。中国的互联网平台大佬马云算是开放贸易的坚定捍卫者。他已经多次在海外媒体发表署名文章反对贸易战。早在今年4月份,马云就在《华尔街日报》撰文 “中美贸易战会扼杀就业、机会和希望”。他指出了一个重要的现象:2001 年加入WTO之后,中国不仅经济上从全球化中获益,更重要的是中国从全球化中获得了全新的开放观。很显然,这种开放观是中国政府和社会各界所共同持有的。这显然也是中国进一步发展的基础,也是中美两国携手合作、引领国际事务和全球贸易的观念基础。马云在文中指出了中国作为“巨国”的份量:中国有 3 亿人口的中产阶层,相当于美国全部人口,居民收入在以接近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中国的消费升级规模巨大,正驱动中国从全世界吸引进口商品;习近平主席去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的讲话中提到,中国将在接下来的五年进口8万亿美元的商品。他进而指出,进入这个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是今天摆在美国面前的巨大机会。由此,他顺理成章地质问:恰恰是在这个机遇到来之时,美国政府决定发起史无前例的贸易战,美国政府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放弃这个巨大的机会吗?

  有关关税对贸易和经济的影响,经济学存在公认的经典分析。其结论是,加征关税对进出口国均会产生不利的影响。比如,美国增加钢铁和铝的进口关税来保护美国自己的钢铁业和铝业,这两个行业可能扩大一部分生产,增加一定的就业,顺带提高自己的钢铁和铝的价格,而对于这两个行业下游的、包括汽车产业在内的产业,其生产成本就会上升,无论这些下游产业的企业使用的钢铁和铝来自于国内还是国外,都会受到不利影响。

  接下来,出现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美国的汽车产业可能也需要跟着生产成本的提升而对其生产的汽车提价,其对外出口汽车价格的提升可能导致其出口量的减少。而其对美国国内的销售价格的提升可能导致那些美国人购买本国汽车的费用提升,这里的汽车买主也包括在美国的钢铁业和铝业工人;

  第二种情况是,如果汽车行业的竞争非常剧烈,美国汽车公司不敢贸然对其生产的汽车提价,则其利润减薄,股东们的压力导致汽车公司进行内部的合理化,减少生产和就业。结果是,失业问题可能从原来的钢铁和铝业转移到下游产业,包括企业行业。在整个过程中,美国的消费品价格倾向于上升。

  对于中国的钢铁业和铝业企业,在美国提高从中国的进口钢铁和铝的关税之后,价格竞争力下降,可能会出现美国进口商实行贸易转移,即减少从中国的钢铁和铝的进口,改由其他更为便宜的国家进口更多的钢铁和铝。如果美国对来自所有国家的钢铁和铝施加进口关税(本次情况就是如此),那么美国进口的钢铁和铝的价格会普遍上涨,结果是可能输入通胀。

  进口关税一般是由进口商缴纳。如果是这样,美国政府实际上是增加了对美国进口商的征税。同样的情况会出现在中国作为报复措施而对来自美国进口产品的征税。更为甚者,加征关税只是保护了被保护产业的落后,不一定能够提升该产业的竞争力,而加征关税的鞭子则打在国内消费者身上,因为消费者需要为最终提升了价格的产品买单。如果说被保护产业的生产者只是特殊利益群体而已,那么国内消费者包括从总统到工人每个人。也就是说,人人均是消费者,人人成为关税的受害者。

  这样看来,一个国家加征进口关税,实际上相当于球队给自家的球门灌球,也就是踢乌龙球,理智的人应该为踢乌龙球喝倒彩。另外一个国家对这个国家进行对等的加征进口关税报复,其实也是踢乌龙球。可能后者不得已而为之,事实就是如此,而且以加征关税为形式的报复,往往是“交叉报复”,也就是对无辜行业和企业的报复。这在WTO规则框架内是允许的。但是问题很大:这显然是允许侵犯被报复企业的产权。

  中美贸易战使得有关企业家失去对投资环境的稳定预期,从而影响其投资决策。但是,无论是进口国还是出口国,政府均有责任保持其外贸、投资与外汇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单纯从这一点上看,一国政府做出加征关税的决定,实际上对有关企业来说都是一种非常不严肃的做法。按道理,政府应该为其打破其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买单,提供相应的损失赔偿。但是,这种要求的满足是不可期的。难怪像苹果公司、波音公司和阿里巴巴集团这样的公司和集团,很担忧中美贸易战的扩大化。

  另外,很多人对“贸易顺差”,“贸易逆差”或者“贸易平衡”之类的概念存在不当认识。马云非常正确地指出, 把“贸易逆差”当作一个伤害经济的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他论证说:中国的制造业对美国来说是“贸易逆差”,但是美国的服务业对中国何尝不是“贸易逆差”?他进而认为,由于中国30年来鼓励制造业外包,留下创新、技术和品牌的经济政策,美国公司拿走了大部分利润,美国事实上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利润顺差。

  马云的上述观点,实际上与美国著名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罗斯巴德的观点相当契合。按照罗斯巴德的观点,根本就没有贸易顺差或者贸易逆差这回事,因为贸易总是平衡的。他指的是广义的贸易。广义的贸易包括经常贸易,外国直接投资,甚至加上还没用掉的外汇储备。如果对这三者以三位一体的方式加以考虑,贸易总是平衡。正因为如此,马云指出:中国获得的是[进出口]收入的顺差,美国获得的是利润的顺差。如果说中国拥有了世界上最大的[进出口]收入的顺差,那么应该说事实上美国拥有了世界上最大的利润的顺差。马云敏锐地注意到,在计算中美贸易平衡时,美国跨国公司的利润却从来没被统计进去。也就是说,特朗普没有考虑广义贸易的总体平衡。马云举的例子是苹果公司的例子:苹果公司在美国加州开发专利芯片和操作系统,由在华厂商把韩国生产的部件组装成成品;韩国和中国从销售配件和组装成品中得到一些微利,而美国拿走了几乎全部的利润。按照他提供的数字,苹果公司每年挣取利润达到 480 亿美元。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