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故事 >

【情感】十年生死两茫茫, 希望来世我们还能再续前缘

时间:2018-06-09 20:46 点击:
采访地点:西关某茶屋 十年生死两茫茫 5月29日是亡妻的忌日,不知不觉间,她已走了10周年了。10年的光阴倏忽而逝,一天天,一年年……时光消磨了多少人和事,却难以消解我对亡妻的思念。初遭大变时那种撕心裂肺的悲痛虽然平复了,但那份永失我爱的钝痛却如

  采访地点:西关某茶屋

  十年生死茫茫

  5月29日是亡妻的忌日,不知不觉间,她已走了10周年了。10年的光阴倏忽而逝,一天天,一年年……时光消磨了多少人和事,却难以消解我对亡妻的思念。初遭大变时那种撕心裂肺的悲痛虽然平复了,但那份永失我爱的钝痛却如长在我心里,在每年的这一天都会被揭开,依旧鲜血淋漓。

  十年生死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是的,如何能忘呢!到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她走那天的情形,鲜活生动,历历在目,仿佛昨天一样。多么希望这只是场噩梦,梦醒后她仍然在我身边,一切如旧。可这不是梦,是冰冷的现实,彻底毁掉我人生幸福的现实。或许,它是梦,一场我终其一生也无法走出的噩梦!

  2008年5月27日,一个此后一经提起就令我痛心的日子,偏偏这天还是我的生日!那天一大早起就下着小雨,我和娟子(化名)像平常一样一起出门上班,临出门的时候,娟子嘱咐我上午抽空去菜市买些新鲜菜蔬和鸡鸭鱼肉回来,说中午时间紧张,我们就随便在外面吃点,晚上回家她亲手做几个菜,把和我要好的几个朋友请来喝酒,给我庆贺生日。娟子做得一手好菜,逢年过节或闲下来的时候,我把朋友们请到家里喝酒,都是她亲自下厨做几个小菜给我们下酒。在我的朋友圈里,娟子的贤惠是出了名的。

  我和娟子是一个厂的,两人上班的办公楼离得不算远,刚到办公室才端上茶杯,就接到娟子的电话,说她把自己的钥匙落在家里了,办公室的门打不开,她过来拿我的钥匙回家开门取自己的钥匙。刚搁下电话才一会儿,娟子就出现在我面前,我说怎么这么快?娟子说她搭了一个年轻同事的摩托车过来的,我开玩笑说,原来你搭了摩的!娟子说她上午还要参加一个会,时间有些赶,一会儿就过来把我的钥匙还给我。说着就拿了我的钥匙打着伞走进雨幕中。

  我看着娟子消失在雨幕中的背影,莫名地,心里有些怔忡不安。

  仅仅两盏茶工夫,忽然接到职工医院的电话,说娟子出事了,让我赶紧过去。我脑子嗡的一下,迈开腿就往职工医院狂奔而去,我自幼身体不是太好,从来没有这么狂奔过,那天几乎是一口气跑到职工医院,看见娟子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昏迷不醒。

  那时候我脑子根本是蒙的,听人讲事故的发生经过:娟子给开摩托车的小伙打伞,下着雨张着风,摩托车的速度又快,风兜着伞把娟子从摩托车上给甩下去了,被甩下摩托车的娟子一连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估计头部受了伤……职工医院的大夫安慰我,已经给兰州军区总医院打电话了,急救车马上到……

  娟子转院到兰州军区总医院,我多么希望她能因此得救,转危为安。可是,我没有那么幸运!娟子入院后,一直昏迷不醒,大夫告诉我她的大脑出血点太多,已经不能开颅手术了。我求大夫,无论如何救她一命,就算最后成了植物人,只要人在就行。可是,就算如此卑微的希望都彻底粉碎了。虽经三天两夜的救治,2008年5月29日夜,娟子最终还是撒手离我而去,年仅47岁。

  中年丧妻,失去与我情投意合心心相印的爱妻,人生之大不幸为什么就降落到我头上呢,不是说好人一生平安吗?椎心泣血我质问苍天,苍天不语,我脸上流淌的不知是雨还是泪!

  情深不寿,一语成谶

  25载夫妻情缘说短也不短,可在我的心里却还是太短了,我是要和她一生一世白头到老的啊!我俩还未白头,你怎么就狠心抛下我走了呢?

  犹记我和娟子初识的年轻时光,那时,她刚知青返城安排工作,在厂子绿化队工作,上班经过厂区,很多次我都看见她用水管浇厂区里的绿化带。她是一个可爱单纯的姑娘,身上有那种熟悉的、吸引我的气质,我想这种气质源于我俩有相似的家庭背景和相同的人生经历吧。

  我和娟子家庭背景相似,父辈都是1949年前参加革命然后一辈子供职于企业的老干部家庭,我俩的经历也一般无二,都经历过上山下乡,后来知青返乡,先后在同一家国企安排了工作。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虽然物质生活比较匮乏,但年轻人和那个时代一样都洋溢着昂扬向上的气质和风貌,作为国企职工,不管工资待遇还是生活福利,在当时社会上还是很有优势的,我们的人生轨迹是明晰、富足安康的,似乎可以在那个轨迹上平淡无波地过一辈子。

  恋爱的开始平淡无奇,事实是,我早就注意娟子了,还没来得及有所表示,和娟子一起的一个姑娘就看上了我(年轻时,我的外表长相和其他方面的条件比较吸引异性),那姑娘便拉上娟子找借口接近我,我便以此为契机告诉那姑娘,我喜欢的人是她身边的女伴。

  恋爱、结婚,我们的婚姻和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平平淡淡,虽平淡,但踏实,温馨。娟子在娘家是二姑娘,我在我们家也排行第二,我俩是天生的一对。我对老丈人说,两个老二“二”到一块去了。“二”在我们的方言中意思你明白,傻,或者缺心眼,还有点搞笑,大概就这意思吧。我俩都是很实诚的人,重情,孝敬老人,对朋友仗义,还爱管点闲事。我就是这样的人,事实上,娟子在世的时候,我是一个非常快乐的人,爱开玩笑,丢笑话,我家里总是充满欢声笑语。连我家对门家的媳妇都纳闷,问:你家怎么总有那么多笑声呢,有什么事值得天天这么开心?我笑答:你到我家里来就知道了。

  娟子走后,家里再也没有笑声了。她走了10年,我老了不止10岁——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我自小体弱多病,记得曾和娟子谈到生死问题,娟子说:我俩如果你走在前头还好,如果我走在前头,你就有罪受了……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俩才30出头,不知30来岁的人为什么要谈这么沉重这么严肃的问题,是两人感情太深了,情到深处便情怯,唯恐失去,唯恐不长久,所谓“情深不寿”。结果一语成谶。

  除却巫山不是云

  娟子去世那年,我51岁,儿子24岁。娟子去世后,刚工作才一年的儿子丢掉我们十分看重的铁饭碗,辞掉厂里的工作,北漂追求自己的梦想去了。热热闹闹、充满欢声笑语的家一下子就空了,只剩了我一个人。

  生活还得继续。这些年周围的热心人没少给我介绍对象。说实话,娟子之前我没谈过恋爱,她是我感情生活的第一人。娟子走了之后,我却像走了桃花运,去和形形色色的女子相亲。我对感情是很认真的,便是对新的一段感情,我也希望能坦诚互谅,有始有终。可是,真的太难了,做半路的夫妻,谁能如原配那样一心一意呢?娟子走后,我曾有过3段感情生活,每一段都不欢而散,有始无终。我承认,这其中也有我自己的问题,没有人能像娟子一样完全占据我的心。当然,也没有哪个女人能像娟子一样贤淑、能干,对我知疼知热,她们更注重钱,更在意自己的骨肉而不是我。和我,就是搭伴过日子,相互利用而已。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