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心情日志 >

抗战胜利蒋介石为何心情沉重

时间:2018-05-28 06:41 点击:
抗战胜利,蒋介石却“心但有忧惧与耻辱,毫无快乐之感” 1945年9月3日,重庆市街之上人潮汹涌,欢声雷动,以庆祝抗战终获胜利。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十一时半由军委会起检阅,沿途民众其发乎内心之一种情绪,对余所表示敬慕爱戴之精神,狂欢热烈,实非笔

抗战胜利,蒋介石却“心但有忧惧与耻辱,毫无快乐之感”

1945年9月3日,重庆市街之上人潮汹涌,欢声雷动,以庆祝抗战终获胜利。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十一时半由军委会起检阅,沿途民众其发乎内心之一种情绪,对余所表示敬慕爱戴之精神,狂欢热烈,实非笔墨所能形容,卅年之苦心与奋斗,惟见此略得宽慰耳。”①

前一天,日本在密苏里号战舰上签署投降书。蒋亦在日记中写道:“雪耻的日志不下十五年,今日我国最大的敌国日本已经在横滨港口向我们联合国无条件的投降了,五十年来最大之国耻与余个人历年所受之逼迫与侮辱至此自可湔雪净尽。”②…[详细]

在更早一些时候,8月10日傍晚7时,日本即将投降的消息已传到了重庆,“百万市民拥到街头欢呼跳跃,歌声、锣鼓声、鞭炮声彻夜不绝。”③蒋却在当天的日记里写道:“心但有忧惧与耻辱,毫无快乐之感。”④…[详细]

8月13日,蒋又在中央纪念周上发表讲话称:“八年抗战,固属艰苦非常,然以我国土地之广,人口之多,各种社会基础之薄弱,今后一切善后与建国工作,其艰巨而繁重,尤将十倍于抗战之时。”⑤…[详细]

此种快慰与忧惧、耻辱并存的沉重心情,实际上恰恰反映了抗战胜利之际蒋介石所面临的复杂局面。具体而言,令其感到忧惧与耻辱者,至少有三:

1945年9月3日,重庆民众热烈庆祝抗战胜利

1945年9月3日,重庆民众热烈庆祝抗战胜利

令蒋氏感到忧、惧、耻者,至少有三重因素

一者,对苏联与“雅尔塔密约”深怀戒惧。为促使苏联对日参战,罗斯福于1945年初与斯大林秘密达成“雅尔塔协定”,大量出卖中国主权利益,且长期对国民政府保密。蒋通过间接渠道获悉协定内容后,“但有痛愤与自省而已”,慨叹“此次抗倭战争之理想恐成梦幻矣!”稍后罗斯福去世,蒋亦因该密约,愤而取消赴华盛顿参加其葬礼之计划,且在日记中评价称罗斯福之死,对中国或许是好事,“其畏强欺弱、以我中国为牺牲品之政策,或者随之消灭乎?惟天佑之。”⑥…[详细]

由此不难理解如下脉络:8月6日,美国向日本本土投掷原子弹;7日,日本内阁紧急会议,天皇决定“终战”;8日,苏联紧急“履行”雅尔塔密约之对日参战“义务”;9日,蒋一面致电斯大林“感谢”苏军对日宣战,一面紧急召见幕僚“商讨苏联对日参战出兵我国东北后之对策”;10日,蒋再召见辽宁、吉林、热河三省主席,指示东北收复问题。⑦同日,重庆“歌声、锣鼓声、鞭炮声彻夜不绝”,蒋深陷“忧惧”。…[详细]

二者,对中共势力之壮大深感担忧。因国军主力偏处西南,蒋尤其担忧日本投降后,其武器落入八路军、新四军及中共敌后游击队之手,故8月10日当天,蒋即致电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指示各战区日军投降处置事宜,命其警告日军不得向国民政府指定以外的任何部队任何人缴械投降,日军“如对非指定之部队而擅自向其投降或让防,得由陆军总司令下令以武力制裁之”。

蒋后来在日记中回顾:中共“争取受降与收械时期之险象百出,迄今思之犹觉寒心……然而最后卒一无所获,此实由于去年八月间敌军宣布投降之日,余即对敌伪军队发表宽大不究之通令,使敌伪知感而安心。”⑧…[详细]

三者,对日军虽降仍桀骜不逊深以为耻。此种耻辱,其来有自:1、如前所述,为抵制中共部队对日受降,蒋必须在国军抵达沦陷区之前,依赖已投降之日军,继续保持武装以维持当地秩序。2、抗战胜利时,中国军队之实力,并不足以防范、镇压日军。冈村宁次称:“停战时中国派遣军的兵力,约为105 万”,且在回忆录中明确表示:“中国派遣军的投降,不是由于本身战败,而是随着国家的投降,不得已投降的。”这两重因素,共同催生出了蒋介石的对日“以德报怨”政策。…[详细]

虽然蒋在公开场合一再为该政策粉饰,但不可回避的是,该政策确实极大助长了侵华日军的桀骜情绪。如日本首相币原喜重郎,即在外国记者招待会上公开声称:国民政府不能阻止反日事件,也应对中日战争负责。完全不是战败者应有的态度。今井武夫前往芷江洽降,亦绝口不提“投降”,仅言“停战”,且谓:“日本陆军还有三百多万,在中国也有一百零九万,假使不是受空军和海军的影响,他们最少还可以硬打三年。”⑨

此类桀骜言论,蒋显然亦有相当程度之耳闻,故曾在日记中写道:“倭犯荒木(贞夫)竟以中日战争为西安事变、余为中共所逼成,此种诬蔑之来,可知倭寇军阀尚未有彻底悔罪之觉悟。若不自反自强,其将何以成人,何以立国,应痛勉之。”⑩…[详细]

1945年10月,蒋介石夫妇飞抵北平,前往碧云寺祭拜孙中山衣冠冢(左),并检阅驻平国军士兵(右)

1945年10月,蒋介石夫妇飞抵北平,前往碧云寺祭拜孙中山衣冠冢(左),并检阅驻平国军士兵(右)

注释:

①蒋介石日记,1945年9月3日。②蒋介石日记,1945年9月2日。③李新/总主编:《中华民国史大事记》(第11卷),中华书局2011,P7779。④蒋介石日记,1945年8月10日。⑤《中华民国史大事记》(第11卷),P7783。⑥郑会欣:《重读民国史蒋介石与雅尔塔协定》,收录于《民国人物与民国政治》,社科院近史所编,2009。⑦《中华民国史大事记》(第11卷),P7775-7778。⑧蒋介石日记,民国三十四年反省录。⑨汪朝光:《抗战胜利的喜悦与对日处置的纠结》,《抗日战争研究》2013年第3期。⑩蒋介石日记,1947年9月19日。

PS:抗战胜利70周年将至,关于抗战史,您若有希望了解的内容,不妨写信告诉我们,编辑将选取其中较有代表性的问题,在“短史记”栏目中尽量予以回复。对编辑回复不满意的读者,亦可将你们的意见和看法写信告知。邮箱地址:newshistory@qq.com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