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qq日志 > 伤心日志 >

失独母亲领养女儿走出悲伤

时间:2018-01-13 21:05 点击:
“你若安好,便是我的幸福。”这是蔡丽写在日记本第一页的话。日记始于2012年1月27日,记录着她的“二女儿”萌萌每个有意思的瞬间。在一所高职院校当语文老师的

  “你若安好,便是我的幸福。”这是蔡丽写在日记本第一页的话。日记始于2012年1月27日,记录着她的“二女儿”萌萌每个有意思的瞬间。在一所高职院校当语文老师的蔡丽多年来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她敏感而多情,2011年3月,当23岁的独生女儿菲菲因车祸去世,她一口气写了10多本日记,追忆女儿生命的点滴。

  近7年时间,失独、尝试怀孕失败、领养、患癌、手术、放化疗、丧亲……人生至苦,她几乎都经历了。但一说到萌萌,蔡丽仍会“咯咯咯”地笑起来。她对记者说,她要“背对苦难,面向太阳微笑”。这本日记,将是她给女儿最珍贵的礼物。

  文、图、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威

  这是记者和蔡丽时隔5年后的第二次见面。和5年前失独者聚会时记者见到她声泪俱下的情形不同,蔡丽竟笑了。她仿佛换了一个人,笑得那么灿烂,她说:“你无法选择命运,但你可以选择微笑。”这句话来自去年的新闻人物、考上清华的寒门贵子庞众望,蔡丽拿来做自己的座右铭。

  58岁的蔡丽头戴假发,裹着厚厚的粉红色保暖棉袄,记者一来到家,她丈夫便递上了热茶和饼干,她则迫不及待地拿出了那本红色的日记本,坐在记者身旁,边翻日记,边笑呵呵地讲她和“二女儿”萌萌的故事。

  多次尝试怀孕失败

  时间回到2011年3月,原本幸福甜蜜的一家三口,被发生在一场校门外的车祸击得粉碎。医院里与女儿的诀别,是蔡丽一辈子都不愿意回忆、却又挥之不去的记忆。

  那天,丈夫寻死觅活,她感觉心肝俱裂。彼时,她已将满53岁,经历人生中最重大的打击,她感到要让丈夫和自己活下去,不得不做出一个疯狂的决定——高龄产子。

  但彼时她体内激素水平已经开始下降。为了再有孩子,老两口开始和时间赛跑。当地妇幼医院的医生了解他们的情况,推荐给蔡丽打针,但医生还是极其严肃地告诉她,药水是有激素的,对人体会有损害,“打多了甚至可能致癌。”

  蔡丽一心求子,毫不犹豫地打了针。但很长时间过去,蔡丽却仍然没有怀孕。她渐渐心灰意冷,“慢慢地我们也想,我和丈夫都这把年纪了,生下的孩子是否还能健康,万一这个小孩身体上有什么缺陷,我们该如何抚养他长大?”

  时至今日,生病后的蔡丽越发感到后怕,“要是当初真的竭尽全力要一个,可能现在我已经不在了。”

  领养女婴当女儿

  彼时,再生一个孩子的想法,一直是蔡丽和丈夫之间的小秘密。同事们看着天天以泪洗面的夫妻俩,常开导他们。

  2012年1月27日,夫妻俩果然接到了院长的电话,南昌乡下的一所医院里,出现了一个女性弃婴,“你们俩赶紧去看一下吧。”

  夫妻俩当时很矛盾,他们还在努力地尝试着怀孕,可领养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他们当时并没有思想准备。

  来到医院,心情七上八下的夫妇俩开始认真打量起眼前的那个孩子:单眼皮、脸红彤彤的,十分可爱。见到蔡丽第一眼,孩子就下意识地对她笑了,见到孩子笑,蔡丽也跟着对她笑了一笑。在旁的同事说:“蔡丽,原来你还会笑。”

  “是的,很长时间我都忘了该怎么笑了。”蔡丽说,她把和萌萌的第一次相遇,看作是冥冥之中的缘分,或许小女孩透亮的眼神里,像极了已经故去的女儿,“你说这是不是她投胎转世,又来找我们了呢。”

  年近六旬再当妈不易

  一来到家中,蔡丽便开始用日记记录萌萌成长的点滴。日记本的一开头,是萌萌的小档案,记录她的“姓名”“出生日期”“出生体重”“个性”以及“缘分”。

  萌萌的个性是“爱笑、爱说话”。至于缘分,蔡丽这样注解:“缘分是本书,翻得太轻容易错过,读得太认真会流泪。”

  日记本里说,1至4月,萌萌早上吃奶粉、鱼肝油,晚上吃钙片;

  第5个月,萌萌长出了两颗小牙,已经可以坐起来了;7个月,萌萌长出了7颗牙;一周岁,萌萌可以一口气把蜡烛吹灭;1岁7个月,萌萌就被送去上幼儿园……

  如今,萌萌将近6岁,已是小学一年级的学生。老两口有意识地让孩子早点上学,他们觉得,按他们的年纪,孩子早一年毕业和晚一年毕业相比,可能会有着完全不同的人生。

  但这对年过六旬的夫妻面对逐渐长大、活泼好动的孩子,也有不少摩擦。

  “孩子刚入园的时候,我们去接她,老师不知道我的情况,就对她说‘萌萌,你的爷爷奶奶来接你了。’听到这话,我们两个心里挺受刺激的。还有一次,孩子突然就问我们,‘爸爸妈妈,你们怎么这么老啊?怎么这么丑啊?’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蔡丽说,这几天,央视8套正在播出一个电视剧《领养》,萌萌正好看到电视,便问她什么是领养,她只好简单地解释了领养和亲生之间的区别。

  蔡丽准备等孩子大些时再告诉她真相,但她常常会告诉萌萌:“你有一个菲菲姐姐,她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萌萌给蔡丽的爱,早在只有8个月大时,蔡丽就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那一天,蔡丽的日记里这样写着:“萌萌会拿小饼干给妈妈吃,自己也吃。”

  这让蔡丽想到了20多年前,当她的大女儿杨菲上幼儿园时,学校发了三块饼干,她在课堂上吃了一块,把另外两块放在口袋里,放学后她就把两块饼干拿出来分享,“妈妈,我和你一起吃饼干。”

  “这是两块最普通的饼干,但吃到我嘴里,却是无上的美味。”蔡丽动情地说,在和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二女儿”相处时,她变得开朗起来。

  从此,她的日记本记录起各种洋溢着生活乐趣的小事。

  “2012年11月20日,下午3时多爸妈刚下车,宝宝看到我们回来了,挥着小手,像领导接见似的,妈妈好喜欢宝宝,亲亲。”

  “2013年3月10日,小萌萌坐在车上把雪花膏打开,先在小手上涂抹,然后往脸上擦,把爸妈乐坏了。”

  老两口原先闭塞的社交环境也改变了,“2016年9月22日,今天萌萌带了5个小朋友到家里玩,小龙、黄雨琦、洋洋、詹诺彤,好高兴、倍爽!”

  为了女儿而斗癌

  但一场疾病却陡然改变了这个家庭驶往幸福的方向。2016年10月13日,蔡丽的日记主题,突然从萌娃变成了斗癌。

  蔡丽说,那年国庆前她参加单位组织的体检,但刚过国庆,单位就通知她赶紧去医院复查。3天后,她被确诊为乳腺癌伴淋巴转移,当天,她的日记上这样写道:“2016年10月16日,癌症,多么可怕的名字,我站在那,我丈夫也愣住了,这突如其来的检查结果,不相信,不相信这是事实。10月16日,我的丈夫,家里的顶梁柱,哭成一个泪人,把医院栏杆拍遍,不知过了多久,我俩依偎着抬起头,望着窗外,天已经黑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