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挂号大厅里的“狗仔”

时间:2018-01-12 10:41 点击:
周四这天,天气奇热难耐,道旁的香樟树似乎比往日吝啬了些,纷纷将如盖的阴凉一点点缩小到根部。就诊的队伍越来越短,临近下班的时间了,我们的目光聚焦于专家门



周四这天,天气奇热难耐,道旁的香樟树似乎比往日吝啬了些,纷纷将如盖的阴凉一点点缩小到根部。没有比阳光更公平的光了,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太阳的炙烤下失却了从容。
  我和女儿走进人民医院宽敞的候诊大厅,扑面而来的清凉使得我们精神大爽。打听路径,阅读平面图,预诊,排队挂号,不到五分钟我们搞定了两个程序,“秩序真好!”我在心里由衷地赞叹。已是上午十时二十分了,二楼专家门诊前长长的队伍让我们泄了气,女儿的号比较靠后,我估摸着上午想见到医生看来是没戏了。灵机一动,就先敲专家医生的门咨询了一下,专家医生的话又一次安抚了我焦躁不安的心,他说:你放心,挂过号的看不完我不下班。
  为了让一夜未眠的女儿乘这个空当稍事休息,我的目光猎鹰捕食似地扫视着了待诊大厅,发现并迅速占据了那张长椅。我们刚刚坐定,一个青年紧接着飞奔过来,迅速在我们身旁的廊柱下立定,将手里的录像机对着一楼挂号厅那两排长椅。“狗仔”,我和女儿几乎同时低声说出这两个字,目光顺着摄像机拍摄的方向锁定那一对情人。女儿撇撇嘴:“现在有些私人侦探,专门盯梢搜证据。”“说不定那两人是什么名人呢。”说话间,那对情侣中的男子,站起来朝四下看了看,似欲走开。身旁的“狗仔”立刻将摄像机藏匿到背后,作闲散观望状,但依旧用余光追随着那男子。我鄙夷地瞅了“狗仔”一眼,切!太无聊了,这么年轻,干什么不行,非要做这个鬼祟的勾当。然而好奇心作祟,我又俯瞰楼下:挂号的队伍依旧很有秩序地朝窗口移动着,那两行待诊的长椅上,安静地坐着老老少少前来就诊或陪诊的亲朋,有一些行色匆匆找不到北的人,总有人热情地指引方向,一切井然有序。目标男子已不在,只见那女人在那里安闲自若地发短信,一切平静如常,毫无戏剧性。我收回目光,身边的狗仔”也不知去向。“真不愧为一座文明的城市”我心里在说。
  我和女儿东一句西一句地扯些闲话,看看时间,又熬过了半小时,眼见得就要挨上号了,我开始坐不住了,东走走,西看看,忽然,对面楼脚的柱廊旁边那“狗仔”又现身了。这次,他居然将摄像机对向女儿所在的方向,我迅速审视女儿:衣衫整洁,坐姿文雅,捧读读物乃国内一流畅销刊物。“也许人家是为文明医院做宣传片呢”我想。想到文明,我不由想到专家医生良好的态度,想到刚刚在坐公交时,青年让座;想到女儿因不厌其烦地为那位外地乡下女孩指引道路而误了一班车……。想到自己的身份,心中不由升腾起使命感。
  就诊的队伍越来越短,临近下班的时间了,我们的目光聚焦于专家门诊,几乎都忘记了那个端摄像机的年轻人。忽然,那年轻人又幽灵一般地冒出来,他再次在我们身边立定,镜头死死锁定挂号窗口前的队伍。与前几次不同的是,他拍了一会儿便放下摄像机,打电话。因为距离很近我们听清楚了他的电话内容,“便衣,盯住那两个年轻女士旁边的白衣中年女人和旁边手拿光片的黑衣男人.”他挂了电话又继续拨打:“院警吗,我是电台的,我们在挂号厅发现两名医托……。”我和女儿从门诊出来时,那位记者正在采访受害者,两位警察带走了医托。
  等公交时,女儿讲起她曾遭遇医托的经历,幸亏之前有看过相关的新闻报道,幸免于上当。我站在女儿身边,望着形形色色的陌路人,想起今天的见闻,心里增多几分宽慰。
  阳光依旧炙烤着行人的脸,也炙烤着“人民医院”这四个大字。不知道为什么,我去医院时,没注意到这四个字,我离开时,它竟然已镌刻在我脑海里。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