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语录大全 > 励志的句子 >

90后口吃男孩挑战播音主持 曾几年不敢开口说话

时间:2018-01-11 20:57 点击:
“我选择了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因为我爱这一行。我的在校目标是考研,毕业后的目标是能够去央视学习。”初见面,姜凯译对自己的理想与奋斗目标毫不掩饰。如果你

姜凯译在给学生们上课 新文化记者 阚旋 摄

姜凯译在给学生们上课 新文化记者 阚旋 摄

  “我选择了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因为我爱这一行。我的在校目标是考研,毕业后的目标是能够去央视学习。”

  初见面,姜凯译对自己的理想与奋斗目标毫不掩饰。如果你敢于把理想公之于众,那么为之付出的努力和动力也会更多,姜凯译是这么认为的。

  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在校学生,同时也在一家少儿口才演说特训校兼职老师,和他对话时,你一定想不到,他是挑战了自己严重的口吃,一路走过来的。

  他的经历

  四年前是流水线上的操作工工作一年后决心参加高考

  21岁,典型的90后,但课堂上初见姜凯译,他的举手投足间都表现出超乎同龄人的成熟。他说,这跟自己的经历有关。

  能在大学课堂里读书,在现代化的教室里给孩子们上课,早在4年前,姜凯译想都没敢想。初中毕业后,因成绩不佳,姜凯译踏入技校,学数控专业,毕业后顺利进了工厂,成为流水线上一名操作工人。

  “当时,我才17岁。一下子被推入社会,每天跟机器共处十小时,真的要崩溃了。”姜凯译有了危机意识,他不想自己的命运就在此止步。

  工作一年后,姜凯译想参加高考,报考播音主持专业,家人都投反对票,只有他坚持,报名全日制高考补习班。一年的努力后,26分的英语成绩,让他与大学失之交臂。他没放弃,一个人顶着高考失利的压力,又复读了一年,这次,他以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课全省第三的成绩,顺利被吉林艺术学院录取。

  他的口吃

  参加少儿主持班训练常被五六岁的孩子嘲笑

  报考播音主持专业,除了文化课要过关,专业课的要求相对更严格。但对于姜凯译来说,他还面临一个更大的挑战,就是改掉自己口吃的毛病。

  他说,自己小的时候,讲话就有些口吃,大了以后,开始变得不爱与人交谈。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他被送去口吃矫正班,通过专业的学习弥补自身发声的不足。

  决定报考播音主持专业前,姜凯译一边备战高考补习,一边参加少儿主持班的训练。“当时我18岁,跟五六岁的小孩子一起上课,一紧张就说不出话,经常被小孩子们嘲笑。”那段时间,姜凯译经常失眠,但他从没提出要放弃。艺考前,他更是每天规律性地早起,做发声练习一个小时,50个绕口令每天读一遍,进步效果很明显。

  “对于我而言,口吃不是一种病,而是一种说话的习惯。跟熟人在一起,它偶尔就会跳出来。但在正式场合上,我不会。”但为了减少口吃的发生率,他与好朋友的接触也少了。

  他的孤独

  从小学到初中都不敢开口严重时不能完整说完一句话

  在姜凯译的印象里,从小学一年级起,就是在同学的嘲笑中度过的。那时候小,他会一笑而过。到了初中,同学们的这种嘲笑,深深刺痛着他。甚至自己喜欢的女孩,直接当面以他口吃为由跟他说“No”,“我当时真的很伤心,恨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在工厂流水线工作期间,口吃最严重。“当时不能完整流利地说出一句话,不敢开口,一说话就会被嘲笑。”他说,那段时光,已经达到人生的低谷。

  为了不被嘲笑,姜凯译开始慢慢封闭自己,哪怕被误会为“冷漠”、“孤僻”,“他们不知道不能随心所欲表达自己思想时有多痛苦。但怕被嘲笑,我不能去解释,只能被误会下去。”

  习惯了这种孤独,他几乎交不到新的朋友。“我渴望得到身边群体的关怀,却不知道怎么去沟通,孤独的感觉,始终如影随形。”矛盾的挣扎中,姜凯译习惯静下来写诗,他在诗中写道:

  孤独,就像一个没有观众的舞台,笑中有泪,是一出悲剧。

  温暖,就像一个热闹非凡的舞台,泪中有笑,是一幕喜剧。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制造孤独,温暖,我便把它定义为悲喜交加。

  舞台,悲剧与喜剧,缺一不可。

  ■励志电影《国王的演讲》

  导演:汤姆·霍伯

  简介:影片讲述了1936年英王乔治五世逝世,王位留给了患严重口吃的艾伯特王子(科林·费斯饰),后在语言治疗师的治疗下,克服障碍,在二战前发表鼓舞人心的演讲。

  他的努力

  每天凌晨3点起床到南湖公园练习发声

  参加了两次高考,姜凯译成为吉林艺术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一名本科生。班级44人,想在专业课上更突出,刚入校时,姜凯译就每天凌晨3点起床,到南湖公园练发声,每次至少两个小时。下雨天,大雪后,他都没停步,好几次都冻得感冒生病了。

  半学期努力下来,姜凯译成了老师眼中的优秀学生。被推荐到电视台做配音、录节目。大一下学期,电台的一次公开招聘中,他更是凭借自己突出的专业能力,在44个专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兼职主播。大二上学期,他又在教学机构中给准备艺考的孩子做培训。一年多的大学生活,姜凯译都是在忙碌中度过。生活费不用父母操心,还自己攒钱买了一辆车。

  折腾了近两年,姜凯译决定歇歇了。不是因为累,而是有了新的目标,考研。“原本大二的学生不允许考研,但我有大专学历,毕业两年后就可以考,明年1月份的这次考试,我决定试一试。”他说,努力了,才不后悔。

  ■老师点赞

  这样优秀的90后孩子不多只要有,我们还会收!

  姜凯译坦言,因为口吃,在学校,他的朋友不多。渐渐地,被细心的刘军谊老师发现了,“我还批评过他,平时应该跟同学们打成一片。要不是他自己说明了原因,接触这么久,真的感觉不到他在语言表达上的不足。”

  刘军谊是吉林艺术学院戏剧影视学院副院长,他说,以前带的表演专业的学生中,遇到过姜凯译这种有口吃情况的,如今在工作岗位上也很优秀,但播音与主持专业中,姜凯译是第一个。“学校培养的是镜头前的人,只要在台上、镜头前没问题就行,不要把自己的不足当回事。”他告诉姜凯译,只有放下心里的包袱,才能让自己发挥得更自如。

  他说,按常规,口吃的学生是不会被播音与主持专业录取,但像姜凯译这样,通过努力,能顺利通过严格的艺考,“这样优秀的90后孩子不多,只要有,我们还会收!”

  新文化记者 董春梅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