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心情日志 >

四月十四,紫萱杀人日记

时间:2017-11-30 12:18 点击:
西元二零壹零,四月十四日 冲:鼠(戊子)煞北 宜:出行 订盟 (一) 又是艳阳天, 心情甚好, 故做了人生中一个重大的决定, 踏出了我杀人道路上的第一步。 我要杀人, 是的,我要杀个人! 我和大伙商量了下, 大家都给予了我诧异以及鼓励的眼神, 并决定

  西元二零壹零,四月十四日

  冲:鼠(戊子)煞北

  宜:出行 订盟

  (一)

  又是艳阳天,

  心情甚好,

  故做了人生中一个重大的决定,

  踏出了我杀人道路上的第一步。

  我要杀人,

  是的,我要杀个人!

  我和大伙商量了下,

  大家都给予了我诧异以及鼓励的眼神,

  并决定作为亲友团智囊团陪同我上路。

  我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

  一个人的决定,是完全能影响到一群人的人生目标的。

  由于都没有类似经验,

  就杀人地点问题我们进行了小规模的讨论。

  B君:“在天音吧,都是同门的新手,杀完后我们可以告诉她说这是师门给予的一个重要考验。”

  但这个提议被A君否决了,他觉得用这么正义的理由杀新手是很麻烦的,一般情况下,新手是会暗恋上他的。

  B妞:“在空桑好了,人多好办事,拿把刀往人多的地方一捅,准能捅到一个。如果捅到两个的话,那就是我们赚了。”

  这个提议我们都反对了,因为怕会捅到自己人。

  还有是因为,我们都觉得,作为一个刚出道的杀手新人来说,第一次杀人做那么张扬不好,要低调点。

  况且,我们都还没有正式出道。

  最后的决定是在草庙村外面。

  理由很简单,这里是自己经常被别人杀的地方。

  (二)

  现在

  我要隆重介绍一下刚才我提到的那个"大家"

  其实,大家来大家去

  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我

  我觉得这样说比较拉风一点

  因为杀手一般都是有团体有组织的

  书上写的自己单独行动的杀手

  最后大多数都是死得很惨

  我不想死得很惨

  所以我有团体的

  或者是,我假装我是有团体的

  团体成员就是我的宝宝

  A君是菜刀兔

  B妞是牡丹

  C君是炼血堂的一位同学,被我顺手抓来陪菜刀兔玩的

  所以,真正能杀的,也只有我一个。

  所以,我是团长。

  (三)

  十分钟后

  我们来到草庙村外

  是走来的

  因为菜刀兔说杀手是不会坐车的,更不会传送

  我们都听了

  是的

  虽然我是团长

  但我们都听菜刀兔的

  所以我想我有必要说一下菜刀兔的来头

  梦猪中游荡在外的宝宝有很多

  游荡的宝宝中能力很强的也不少

  能力很强但有着一脸坏人样的也还有几个

  但明明有着一脸坏人样却有一双正义的眼神并且长得像只猪的

  只有一个

  那就是菜刀兔!

  江湖传说他能用他手里的那刀

  先斩破千百斤重的巨石

  再横断十里开外的大树

  然后砍下百里外敌人的首级

  最后用敌人首级上的血蕴养他手中的刀

  敌人一听到菜刀兔的名字便闻风丧胆,不战而逃

  因为他们知道

  接下来

  他们要接受的是一场残酷的**折磨

  所以

  我给菜刀兔改了名字,叫猛男

  跟猛男的战斗

  是心酸而又残酷的

  这不仅仅是**的折磨

  还会是一场精神的折磨

  谁能接受得了被一个男人所羞辱

  而且是一个比自己强壮数倍的猛男

  没有人会接受得了这双重折磨

  所以他们死后久久都不会瞑目

  那天

  据说很多怪物死亡后尸体都没有消失

  (四)

  已经离题很远了

  好吧

  现在我们回到草庙村

  草庙村

  村长不详

  带小号刷狭义必经之地

  是梦猪中杀人放火,烧杀掠抢等犯罪行为发生率极高之地

  我们蹲在村外的大树下

  等待猎物

  远远的石山阴暗处

  有一个人

  一个拿着扇子的人

  缓缓地走来

  清凉四月

  拿着个扇子悠闲地行走在这是非之地的人

  肯定非富即贵

  这人有多富

  从他的装备就可以看出

  我看到了那人的装备

  全是紫的,都加到了4

  猛男说这人绝对杀不得

  他上头肯定有人

  一回他兄弟杀了一个同样全身是紫的人

  不过半炷香的时间

  此人带了大队人马把他兄弟团团围住

  之后

  他兄弟的下半生和下半身就这样毁了

  我想了想我的下半生

  看了看猛男的下半身

  然后决定

  我们继续蹲着

  (五)

  大树前方约摸20米

  又来了一个人

  青云弟子

  正吃力地挥动着铁剑

  消灭着前方的怪物

  我初步查了下他的资料

  男

  等级26

  装备一般

  样貌一般

  所以,我们决定

  目标,就是他

  "你上还是我上?"

  我侧过头,低声问猛男

  "你上吧!"

  我很意外

  也很难不意外

  这个江湖传闻中的人物竟然会让一个弱女子先上

  是的,刚才我只是礼貌性的询问

  我本以为他会抢着邀战

  "猛男,你甘心躲在一女子身后?"

  他转过头,久久不语

  "猛男,你这个懦夫!"

  "我是有苦衷的。"

  猛男咬牙痛苦的逼出这6个字。

  "难道,你和空桑血蝠一战后的伤还没有痊愈?"我猜测

  他摇摇头

  "或者你想在我上之后再偷袭他?"

  "还是有其他的……"

  他连连摇头

  转回头,注视着我的双眼

  深情地对我说:

  "因为你按了休息模式。"

  (六)

  轻轻按回参战模式

  我错怪了猛男

  我很愧疚

  所以我决定由我先上

  大家冲我点了下头

  分别用高,中,低音唱起了<<两只老虎>>

  猛男唱的是高音

  我很感动

  我以为他们早已忘记我最爱听的歌曲

  我低声交代着

  我的梦猪的密码是五个六三个洞

  我仓库有一封没寄出的很华丽很肉麻的情书

  等会如果不幸的话要到哪个神石接我

  我最不放心的就是猛男

  我拍拍他的肩膀

  从怀里拿出一本我收藏了很久的书

  <<曾书书的无名书>>

  传说是江湖最后一个大佬所着

  "猛男,以后要好好读书,没文化,很可怕。"

  他激动地接过书

  颤抖地轻抚着封面用楷体写地书名

  小声地读着:"曾书书的无名书。"

  声音带着哽咽

  猛男,虽然你把书拿反了

  但是,我还是很高兴

  起码你现在会跟读了

  我可以安心上路了

  (七)

  我握紧飘带

  踏出了第一步

  我知道

  这不仅仅是一步

  其实是两步

  因为我是跳出去的

  青云男还在打怪

  很吃力很飘逸

  我就蹲在他旁边

  看着他

  我在等待

  等待一个时机

  我已经算好了

  当怪的血五分之一的时候

  他会把剑刺向怪左胸

  然后怪会往后小退两步,停止,再前进一步

  他反手把剑抽回,左脚后腾,身体前倾

  当这个时候

  我只要用飘带勒住他的颈部

  他必死无疑

  果然

  怪的血五分之一时

  他把剑刺向了怪左胸

  怪往后小退两步,停止,再前进一步

  我暗暗站起

  握紧飘带

  这时,我估计出了点细小的差错

  怪往后小退两步,停止,再前进一步之后

  他转头看了看我

  双眼很迷漫

  嘴里细喃着一串符号

  我没听太清

  但我不在意

  因为这并不影响我的计划

  他反手把剑抽回

  我正手把飘带起

  他左脚后腾

  我右脚前移

  当我身体前倾准备迎接他的背的时候

  他突然在我的面前倒下了

  我后退了一步

  抬头

  迎上的是那只怪物得意的眼神

  我飘带一挥

  风声

  飘带闪电般地挥过去

  手快,招狠

  "杀不了他,就杀了你,而你杀了他,所以我也算杀了他"

  一声刻骨铭心的惨叫

  红花尚未全落,绿叶片片别样飞起

  (八)

  回去的路上

  我一直在想着一个问题

  那个青云男倒底想对我说什么

  一直到晚上

  我才想起其实有聊天记录可以翻

  我努力地滚动着聊天记录

  终于在5分种后

  我才找到那一串串艳红的符号

  "+++++++"

  "++++++++++++"

  "MM++"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