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同桌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现代故事 >

奶娃

时间:2015-06-04 16:32 点击:

 一

  天黑了。尽管周全很累,但还是在加班,开着推土机在荒凉的山冈上作业,因为国家要修条输油管道,工程在入秋之前必须穿过这个山冈。

  夜漆黑一片,四周虫叫,他肚子也饿得咕噜咕噜叫。

  “再有一个月不下山,我都快发疯了!”周全一脸埋怨,感觉机器前泥土在翻滚,好像是推到什么东西了,但没在意,脑子里在思念他那四个月大的儿子,刚出生就不得不离开他,到现在还没见过第二回呢。

  “哇——哇——”远处的山冈上,又隐隐传来拨浪鼓和婴儿的声音,这些天一直这样。周全起了几个鸡皮疙瘩,一脸惧色,方圆几里没有人家,黑乎乎的山上晚上怎么总传来拨浪鼓声,还有伴随着让人揪心的婴儿哭声?

  二

  村长送来酒菜,两人走进简易的工棚,刚喝几杯,见门口站着一位衣衫褴褛的妇人,穿一件破旧的花格外衣,满头乱发,看不清脸面,用深邃的眼睛盯着锅里的稀饭。村长示意她进来,可她用手遮住眼睛,好像是怕头顶的光,捧碗稀饭,消失在黑夜里。

  村长叹了口气:“那女人叫桂花,真是命苦!去年流落到我们村,见人就傻笑,二柱娘见她还有几分姿色,收下做了媳妇,四个月前还生了个男孩,但一生下来就被二柱娘抱走了,尽管可怜的桂花奶胀得厉害,谁敢用神经病的奶喂孩子?二柱家收养她,为的就是想个香火,后来还被他娘赶了出来……”

  “哇——哇——”正说着,远处的山冈上传来清晰的婴儿啼哭声。

  “又来了!”周全满脸愤怒,借着酒力,两人沿声音一路寻过去。

  在山腰处,一人工搭了间简陋的草棚,没有门,一个全身裹布的婴儿,躺在干草上张着小嘴,大声地啼哭,看来是饿了。一边放着一个小孩玩的拨浪鼓,周全壮着胆走过去,刚要去抱,却见一黑影飞快地冲出来,夺过孩子,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三

  几天后,周全和工人正在开沟,将管道埋下去时,挖出来一团肉乎乎的东西,众人围上去一看,都失声大叫起来——竟然是一具尸体,正是夏末,臭味熏人,穿件花格外衣,全身已经大面积腐烂。

  看到那件熟悉的花格外衣,周全眼前一黑,脑门尽是冷汗,就在两天前的晚上,她不是来讨了碗稀饭吗?可看这腐烂的尸体,死亡时间最起码也有两个星期了啊,再瞟眼人群中的村长,吓得一脸煞白,定在原地,只顾哆嗦。

  山冈上一下子围满了人,都说桂花死得太惨了,真是可怜,活得不如猪狗,死了却还不明不白,警察很快就将尸体带走尸检了。

  村长中午喝得叮当醉,满口胡话,竟说有个东西每晚都趴在对面的山上,披头散发,一次抓住他硬要喂他奶,一番话说得周全感觉全身有无数个东西在爬,要不是为了养家糊口,他哪还敢在这里过夜。

  当晚周全再怎么也睡不着,多喝了几杯白酒,精神恍惚。爱人打电话,说三天后就到了,这让他倍加思念几个月大的儿子。

  “哇——哇——”快到半夜,隐隐山冈上又传来婴儿清晰的啼哭声。

  “别再整我了,我没做什么亏心事,求求你别再烦我了!”周全狠揪头发,发疯地奔向另一工棚。

  几天后,尸检报告出来了,死者是桂花,死亡时间是三个星期,死因是死者头部被钝器碾压至死,而从伤口上看,正是推土机的推手。周全瘫倒在地,前天晚上真的压到了人?可已经死了快一个月了啊!

  这日周全叫上村长,赶去找桂花的家人。可他的心是空荡荡的,昨晚那个婴儿的啼哭声让他到现在都还哆嗦,感觉有个东西转进脑子里,就坐在眼皮上,晚上一闭眼,他就来。

  二柱娘年纪不大,才四十来岁,家里穷得只见几张桌椅。这让周全很意外。

  突然,怀里的婴儿饥饿了,拼命地啼哭起来,声音是那么熟悉,这让周全感觉后背冷嗖嗖,似乎有人在吹风。突然他看到墙角挂着那件花格外衣,很是破旧,疑惑地问:“这件衣服不是被公安带走了吗?”

  “我有两件,我媳妇也有一件,我从来都不穿,可这些天孙子可能是想妈妈,一直哭闹,我一穿上这衣服,他就不哭了。”

  “那晚讨粥的人是你?”周全见她们身材很像,年纪又相差不多,猜测地问。

  “嗯,那晚儿子和我吵架,他怪我不该将桂花赶走,自打孙子出世就没吃过娘奶,孩子没奶吃受罪,整天哭,可我不能让她喂啊,一气就把孩子抱了出来,那天感谢你给我孙子一碗粥。”

  周全长长地出了口气,原来是自己吓自己!

  四

  第二天,爱人真的来了,才四个月的儿子很可爱,爱人没有奶水,下午一起去镇上买了些奶粉。儿子竟然对拨浪鼓感兴趣,抓在手说什么也不放,这让周全头皮又隐隐发麻。

  “哇——哇——” 晚上刚睡下,那个东西又叫了。儿子竟然瞪圆了小眼,也一声一声地哭起来,两人连摇带哄,直到半夜孩子才安稳入睡。

  “儿子手里怎么有这个东西啊,是你买的吗?”睡梦中爱人推醒他,指着儿子手里的拨浪鼓问。

  “没有啊!”周全一把夺下来,狠狠地扔出窗外,身上都是汗,如同睡在澡堂里,精神恍惚,迷糊中又不知道过了多久。

  “宝宝不见了!”睡梦中爱人突然惊恐地叫醒他,慌乱地叫喊。找遍了屋里所有的地方,都没有,门窗是从里头拴的啊!

  “才四个月大的孩子,不会走路,能跑哪里去?”爱人绝望地叫。

  “狗东西,不还我儿子,老子宰了你!”周全抓把菜刀,直奔山腰那间破草屋,心里发誓,不管遇到什么鬼东西,他都要杀了它,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

  这时,腰上的手机在急促地响,原来是村长打来的。“你儿子不知道是谁抱到了二柱家,睡得很安稳,可——可他家的孙子却不见了。”

  “什么?在他家!”周全一路追过去,刚到半路,就见村长和二柱一家人往山上赶。

  “我知道她一定在山上,敢给我孙子喂奶,我就跟她拼了。”二柱娘眼放凶光,在地上用力地将锄头敲得轰轰响,来到草屋前,所有人都定住了,里面传出婴儿吮乳头的叭叭声,很畅快,周全搂紧怀里的儿子,一脸煞白,感情她是拿我儿子换自己孩子一次喂奶的机会啊!

  “你们在外面,我进去!”二柱娘一声大吼。

  “妈!你就让桂花给娃喂次奶吧,也让她死能瞑目,她总是娃的妈啊!” 二柱扑通一声跪倒,抱紧娘的腿。

  “不行!她是个傻子,还要害我孙子成傻子啊,现在做鬼都不让家里安宁。”二柱娘推开儿子,冲进去。

  死一般的寂静,草屋外的所有人都一身冷汗,仿佛从水里捞出来。

  很久,二柱刚要迈步进去,屋里突然传出二柱娘的声音,带着哀求:“桂花!娘不是人啊!那晚你癫痫症又发作,偷着把孩子抱到山上,为了孩子,我拼了这条老命,趁你昏倒,把你背到推土机底下,是娘狠心,可娘是为了咱家的香火啊……孙子不能吃你的奶,不能像你一样是个傻子啊……呜呜,今晚娘愿意一命还一命,你把孙子还给二柱吧……”

  里面传出“轰”的一声闷响,众人冲进去,只见二柱娘一头撞在石头上,倒在地上,一地鲜血,而地上的干草堆上,那娃肚子吃得鼓鼓的,旁边放着几袋奶粉,嘴角还挂着奶水,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墙角那个拨浪鼓,第一次开口,清晰地叫着:妈——妈!

  周全浑身一抖,怀里的儿子嘴角漫出口浓浓的奶水,挺着吃得鼓鼓的小肚子,看他咯咯地笑。

  周全眼前一黑,倒在人群里……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